父亲活在我梦里

闹铃把我从梦里唤醒,我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不想起床,冬日的晨光透过窗户照在我脸上,两滴清冷的泪珠还挂在我睡意朦脓的眼角上……

父亲离开我九年多了,他很少走进我梦里,昨晚,我居然梦到他。

梦里的父亲还是那个模样,那样慈祥、朴实和善良。他清瘦的脸,突起的颧骨,厚厚的嘴唇,高高的鼻梁,深陷的眼窝里一双目光炯炯有神。

梦里的父亲从乡下赶来,挑着一根担子,担着两个装得满满的编织袋。进了堂屋,他一边放下担子一边说,“今天还算顺利,出门就坐到了车。”

我挪把椅子让父亲坐下,妻子运红和儿子东东从里屋出来,运红给父亲倒了杯茶,东东一边喊爷爷一边去解那两个袋子。父亲放下杯子,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糖,对东东说,“崽崽,袋子里是腊肉和花生,糖果在爷爷这里……”梦,是如此的真实!

那时候,父亲快七十岁了,身体虚弱,常年多病,为了送我读书,家里不仅没有一点积蓄,还欠下人家几千元的债务。兄弟姐妹相继成家立业,各自养儿育女,生活都比较困难。到我罢学成家,父亲因为没钱,帮不上什么忙,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其实,我们夫妻都很理解父母,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我们自由恋爱,结婚从简。在乡下,因为老婆和孩子没有分到田地,我和父母一家五口就靠两亩多田过日子,吃饭都成问题。为了生计,我们夫妻决定搬到城里去谋生。

我们一家三口,于1996年搬迁到武冈城里租居,以出租慢慢游为生,记得那些年,我所有的家当,只用一台慢慢游就能装下,因为租金的问题,也经常搬家。

儿是父母心头的肉,不管你走到哪里,总是让父母牵挂,每逢过年之前,父亲都会从乡下给我送来年货,有花生呀、腊肉呀、油泡豆腐呀等,父亲常说,崽啊,你刚成家,一家人在城里过日子,难呀!我和你妈老了,能帮你一点是一点。

父亲每次来武冈,看到城市的繁华,看到我一家租住的房子,羡慕别人的楼房,羡慕城里人的高楼大厦,总是鼓励我,要好好做生意,勤俭持家,将来也在城里建个房子,想来我家住住。

我于2000年在城南买了一块地基,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的时候,父亲很高兴,特意来武冈看过几次,他说等我修好了房子,一定要来我家好好住几天。我和运红说,等我们修好了房子,就等于是你老人家自己的房子,你和妈妈来住,你们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父亲听了特别高兴,连说:“好!好!好!”

因为资金困难,我于2006年才建新房,父亲最终没有住过我的新房子,他在我建房的前一年走了,走得那么匆忙,那么安静,让我一生遗憾,愧对父亲的愿望!

有人说,有父母的地方就有家、有父母的地方就有爱,有父母的地方就有望眼欲穿般地等待。是的,父亲虽然走了,但他的灵魂还在我家中,他的音容笑貌还活在我梦里!他的爱时刻温暖在我心里!

父亲,又快过年了,我为了另一个梦想,还在别人的城市拼搏。我虽然没能为你尽孝,但我一定为你争光!记得想儿的时候,你就托梦给我吧。

共 114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以作者自己回忆自己梦到已经去世的父亲为切入点,讲述了自己的父亲朴实而善良的一生,刻画了一位慈祥的父亲的形象,文章语言朴实,故事接地气,并感人肺腑。父亲对儿女深沉的爱仿佛就在此文的字里行间蕴藏。【:铁血胡杨】

1楼文友: 10:20:1 谢谢楼主赐稿江山散文,父爱深沉啊。 铁血胡杨

回复1楼文友: 10:25: 感谢老师点评!祝安!

宝宝吹空调感冒打喷嚏

儿童病毒性感冒的治疗

孩子发热反反复复

春季引起的骨关节炎
灯盏花产业怎么样
灯盏花制剂都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