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第九百三十五话会长都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九百三十五话 会长都是有故事的

当胜利莫名降临的时候,爱丽留下的不是喜悦,她疲软地跪倒在地,看着纷纷远去的恶魔部队。战斗结束了,虽然不知道缘由,总之随着维吉尔重伤逃脱,如火如荼的攻势便土崩瓦解起来。艰难的假面少女指挥身边的人清理战场,她爬到那会长身边想看看情况,但是发现这家伙已经缓过精神醒了过来。

真是的,打完了才醒过来。内心深处小小的抱怨一次,还是得认真检查这家伙的伤势,毕竟他不是假面很多地方都必须注意的。刚想问候这个人,但是说来奇怪爱丽一次都没问过他叫什么名字,仅仅当做是个合作的对象,想了一会后她开口道:“话说,会长大人你到底叫???”

“爱丽!!!!”突如其来的叫喊声震动天空,似乎根本不是人类发出的声响。这一声包含担忧和害怕情绪的女声是月久,恰到好处的c进来打断了林爱丽的提问。包括人马在内的幸存人员看着正上方形成的传送门,从当中喷涌而出一丝水线,伴随着的是两个人类出来。

临海月久和侯存欣居然亲临前先来了,他们赶到这里后者立刻介入开始布置新的防线,而前者第一眼就看见瘫软在草地上的爱丽,三步并作两步飞奔过来抱住脑袋。这一阵大约十五秒的胸杀实在让爱丽喘不过气,刚从鬼门关死神代言人一样的维吉尔手下逃脱,现在面对自己人又被热情地搂得死去活来。

一分钟之后才勉强不粘着爱丽的月久才开始诉苦,虽然听不听无所谓,姑且听完才知道这个好友从自己被单独调出来参战开始就魂不守舍,一听说这里被攻击她求了侯存欣许多次,但是最终只在袭击别处的恶魔基地后才得到回应。

“别处的基地?”爱丽歪着头,一边揉了揉因害怕发软的双脚,一边惊奇地问着。

“如你所知的那样,我们会长阶层讨论会议上秘密谈过这个计划。”侯存欣安排空闲的人马进行修缮事宜,他们的防御能否扛得住接下来的攻势才是最重要的。“拜各位的恩赐。我们在维吉尔倾力攻击此地的同时贡献了三个以上周边地方阵地,这样联合此处守住的灵脉形成掎角之势,我们的结界和传送法阵可以随时让这附近所有灵脉阵地的友军来回支援。准确的说我要感谢你们的坚守,感谢会长大人你的奉献精神。想不到最初不同意的是你,但是干起来却这么认真啊。”

本来想要鼓励一下大家,侯存欣的话没能传给会长,这个家伙受到伤害所以很累看到援军来了就直接昏睡过去。至少今天晚上要让他好好休息,侯存欣压了压他的额头。心里多了几分抱歉,看来让这个会长又做黑脸,又做苦角更是让有良心的人过意不去。

最初侯存欣邀请别的院校加盟之前就找过两位会长,当时面对他两位会长一口答应下联合,然而在那次密会中也正是这个会长提出要树立反对派形象才能彻底稳住众人。他一方面接受侯存欣不久前派来的布劳德一行人作为学院战力,实际上为侯存欣推翻自己做准备。如果没有黑脸反对联合,那么就无法统筹隐藏在暗地里不愿意联合的力量。会长这么做就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众人的榜样,成为反对派的榜样再由侯存欣这边的人击溃他的信心,他的存在本身即是象征,也是牵制所有不配合的人的保障。

谢谢你了。夏洛特先生。侯存欣看着这会长,但是他不能说的秘密太多,他自然不会对伙伴泄露说其实夏洛特会长和自己早就认识,其实身份来历不明的夏洛特会长是假面方面派来接替丽雅的人选,几个月前丽雅叛变的事件结束后就一直户按这位先生扮演高中生暗中c纵学园,同时无数次在背地里支援启英,保证联合的人就是他。

无数话语包含在这一句话中,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阵营中存在异己的话,夏洛特根本不用前来这里。侯存欣这么想着,大约在数次交流中。圣妃的会长刘晓菲也早就知道这个谜样的高中生来历特殊了吧,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而在此同时圣妃学园也在为一年一度的元旦晚会做准备,今年的冬天实在漫长,对于寄宿制女校的学生们来说更是如此。会长刘晓菲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看着数量众多的战地报告,这些报告为了保密性原则最初就不是简单的纸质,而是使用了魔法性质的书页信使模式。信使会为了完成任务伪装成任何样子,和帧饰眼不同的是信使的指令大多附有及时性,有的信使甚至从创造出来只会服务一两分钟。

一叠叠的信使用各种样子飞向桌面,表达完某个地方的情况后被身边的一个叫做上官雯魅的女孩记录下来。再销毁成为飞灰伴随空气流出。刘晓菲忙的不得了,这和几个月前的样子大有不同,这一切都是雯魅看得出来的。过去的她是个不那么称职的会长,无聊,迷惘却又骄纵让人生厌,但是短短的几个月让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现在的刘晓菲学会了为事情烦恼和盘算,她开始充分地将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身边的条件利用起来,能够走上正轨也是多亏了那个人的出现。上官雯魅点点头,她又一次记录下会长拆开的信件,然后就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从走廊中出现。

“哈?这明明不是我的错好不好,我只是按照指示烧断了木桥,而你却赶尽杀绝。”这絮絮叨叨的女声刚听起来都会有点违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管是谁听得时间一长都会适应那个人的嗓音,他似乎在和别人争吵什么喋喋不休的样子。

推门进来果然是这两个冤家,雯魅忍住没能笑出来,发表不满的那个人是个披肩发女孩,精致的面容,灵巧的行动让她看起来那么的完美,甚至超出女性应有的得分阶段,像是个不该出现在世界上的完美洋娃娃。另一个同行而来的是凝夜紫,虽然年级是二年级的前辈却和这边的这女孩是同一个宿舍。

“范雅心,我有说过我自己的原则吧,谁都不可以对抗这个,恶魔什么的尽数杀光才是关键。”但是被如此叫的范雅心很不满意,想回嘴却得到了凝夜紫的改口:“ok,罗恒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私底下这么叫你的闺名???”

看着比自己矮一些的范雅心,凝夜紫说出了一个男性的名字。罗恒,没错,上官雯魅和会长都看在眼里,她们都了解发生在名为范雅心的女孩身上的事情,说来话长但是实际上范雅心只是一个来自于守护者gast的伪装,法术伪装之内的本体是一名叫做罗恒的男性祟杀者。

虽然最初的任务里面罗恒只是为了潜伏女校,保护可能成为众矢之的的会长刘晓菲,然而事件发展让gast本人正经不已,刘晓菲最终也被卷入到越来越深的羁绊中,最终罗恒放弃成为假面指定的该学院会长就职,而打算竭尽全力辅助刘晓菲,将她从局外人彻底变成编制内的假面援军。

不管怎么说,罗恒都说出来了就一定会守护到底,以范雅心的女儿身身份。未完待续。

太极集团
怀疑得心绞痛
石嘴山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