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筑书怎样成为诗意的居所

月5日,位于南锣鼓巷西侧福祥胡同内的“敬人纸语”,迎来了一个独特的书籍设计展。“书·筑”——建筑家与书籍设计家的对话展在此举办。展场的醒目位置,摆放着集中体现“书·筑”概念的12本图书,是中日韩三国的书籍设计师和建筑师合作的结晶,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

书是语言的建筑,建筑是空间的语言——“书·筑”是书籍与建筑这两个领域的从业者进行共同协作的跨界研究项目,由日本建筑界泰斗槙文彦、韩国着名出版人李起雄发起。2011年,中日韩三国的24位(12组)书籍设计师和建筑师对话并完成了12本体现“书·筑”概念的书,表达了对于书籍设计和空间展示方式的多元构想。同年11月,“书·筑”展在东京举行,2016年移师韩国首尔。参与“书·筑”展的均为业界翘楚,如世界建筑界最高奖“普利兹克奖”获得者日本建筑师妹岛和世、韩国建筑师承孝相,日本平面设计师原研哉、三木健等。中国方面也都是活跃在建筑界和书籍设计界的名家,分别为方晓风、吕敬人(《历史的场》);都市实践、吴勇(《介入》);大舍(柳亦春/陈屹峰)、赵清(《离/合》);徐甜甜、小马哥(《容》)。

吕敬人先生一贯提倡书籍设计的新思维,他强调“设计”的理念,就是设计师要从书的策划阶段就开始全程介入,与相关人员一起探讨书籍的阅读形态,进行更有效的、全面的、立体的视觉传达,让书变得更美好,这是纸质书在电子媒介势不可挡的潮流中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宝。他有一个生动的比喻,书籍设计师不是书的“化妆师”,而是“导演”。他告诉青阅读,“书·筑”的新思维,与设计一脉相承,“设计提倡书籍作为三维空间的概念,‘书·筑’又加入了时间的概念。”也就是说,“书·筑”,针对书籍属于“平面设计”这一传统界定,提出了“三维空间+时间”的新认识,它面向的是纸质书的未来。

所谓书的时间概念,指的是读者在翻阅书籍的过程中,与文本和图像产生的互动体验。“就像房子不是个空壳,而是有人居住的,我们走进去,经过玄关,来到客厅,感觉是不一样的。未来信息的承载,可以更多地交给电子媒介,而纸质书不仅仅是承载信息的,它能体现纸张的美感,翻阅的感觉,它是一个诗意居住的场所。”吕敬人先生说。

的确,在这次展览中,能看到一些书的设计着眼于和读者的互动,贯穿着时间的流动感,带来很特别的阅读体验。比如戴胤的作品《蒲公英》,拥有纸书和视频两种形式。它描绘一个小男孩培养了一棵蒲公英,蒲公英长大了,飞走了,小男孩去寻找它,背起背囊,飞向远方。纸质的绘本采用了专门制作的种子纸,浇水后种子会渐渐萌发,嫩绿的幼芽破纸而出。再比如张晓栋的作品《清·孙温绘程甲本图文典藏版红楼梦》,将中国传统的经折装和龙鳞装做了现代合体,即所谓“经龙装”,书页画面的变化,配合图案的游走,翻阅的过程犹如观看一部舞台剧。

而中日韩三国建筑师、设计师的12本对话作品,无论内容还是书的设计本身,当然也是“书·筑”理念的集中体现。吕敬人先生表示,它们展示了东方式的审美,他和方晓风合作的《历史的场》,就探讨了居所和环境的关系,“比如日本的传统房屋,是通透的,有一种和自然相结合的混沌状态,讲求时间自然流逝的感受。中国的庭院也是如此,而文人式的细腻情趣更为突出。”不同国家建筑理念的差异,在书籍设计上也有微妙的体现,“日本书籍更内敛,更严谨,而中国在形式上更突出,韩国则介于两者之间,这特别有意思。” 吕敬人先生说。

那么,所谓“书·筑”的概念,是否只能应用于艺术品、收藏品一般的纸质书,而不适用于普通书呢?吕敬人先生表示:“‘书·筑’是从外到里的整体设计概念,普通书也应该注入这个概念,当然,这和书籍的成本、受众等各方面的制约有关,但着眼于未来,纸质书要想生存下去,就要全面考虑其概念和特性,这对书籍传达信息的传统功能也将有所助益。”他认为,未来的书籍是多元的,阅读方式也是多样的,既有传统的信息阅读,内容阅读,也有参与阅读,“就像建筑,有西方式的洛可可风格,也有东方式的庭院式风格,读者的体验也将是多种多样的。”

“书·筑”展览将持续到4月2日。一本本形态各异的书,体现了设计师们开拓未来、让纸质书“可持续发展”的奇思妙想。

文并摄/本报 尚晓岚

部分图片提供/敬人纸语

(:王怡婷)

女性尿频尿痛是什么原因

慢性前列腺炎失眠怎么办

女性尿频尿急尿痛怎么治疗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怎么样
威门热淋清颗粒功效
骨质疏松与骨关节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