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海月是故乡明我却在它乡散文

在每一个游子的心上,都会有那么一轮月亮,它只属于故乡。

我,身处异乡,逢了中秋节,便总会梦想般地希望,是夜会有一轮碧玉盘般的皓月当空而照,可以将那洁白的月光洒满大地,也照在我的身上。

每次都这样希望着,可每当到了中秋节的晚上,我所见到的月亮都是那么小,升得又是那样高,虽也会投下白色的月光,可总感觉那光太过冰冷凄凉。你孤独地行走在这异乡的街道,那冷冷的月光洒在你身上,寒意便会不由得从心底而起,将你包裹,“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感觉也就愈发地明显了,使你不由得就会想念故乡的那轮月亮。

在故乡小镇,没有高楼林立,有的只是青砖的瓦房,窄窄的弄堂,苍老虬冉的老槐树,和属于每个生产小队集会或是聊天乘凉的开阔院场。这片院场是茶余饭后乡人们的休闲广场,更是小孩子追逐、嬉戏的天堂。这里有属于无数乡人共同的儿时记忆,这里有树,有井,有碓杵(音duìchǔ,木石做成的舂捣器具,用来人工去除谷物的皮壳,或是将食物捣碎。分为碓臼和木柄石杵两部分,碓臼以整块石头制成,通常呈圆柱形,约半米直径,上端掏凿出一个碗状深坑,里放用来盛放需要舂捣的物品。杵为石制半圆球面状物,上面装木柄,通过人工手动向上提拉使之自然落下,成为重锤状捣具。),还有整块石头随意摆放而成的石凳,供人们休息乘凉。而我们小队的院场中间依然还保留着一副碾子磨盘,那属于一户制作水磨汤圆的人家所有,却可以大家共同使用。只是小镇的商业电磨多了,很多时候它只能孤零零地摆在那里,成为一段岁月的见证。虽然它的使用价值已经不太大,却是我的最爱。当父母傍晚都去工厂加班或是从 劳作未归之时,我便喜欢静静地坐在那碾盘之上,看深邃的夜空,听虫儿的嘶哑鸣唱。那一刻,我是孤独的,那一刻,我的灵魂自由飞翔。我不知道天上的星星为什么会眨眼睛,更不知道那偶尔划过天际的流星又会落向何方。我只知道,我坐在硕大的磨盘上,只需要静静地去等,便能盼到晚归的爹娘。

久而久之,坐那个石磨盘成了我的习惯,晚上我不知道别的孩子都在干什么,但我却喜欢坐在那里,独享一个人的寂静时光。我喜欢有月亮的夜晚,尤其是月圆之夜。坐在磨盘上,面向东方,你可以看见一轮金黄色的大圆盘从东山之巅慢慢升起,那种月光是一种带着黄色的暖光,不刺眼,不寒凉,柔柔地漫散开来,洒满大地,笼罩屋房。原本黑影林立的原野和民居屋房,在这黄月光的包裹下仿佛变成了童话里的世界,而我就坐在这童话世界的世界里,那碾盘便是我的魔法飞毯,可以载我去每一个地方,碾盘的底下还有两三只蟋蟀在为我轮番歌唱。这一刻,我所坐着的石制碾盘,俨然已经就成了天地的中央。我可以了望苍穹,可以看远山,观寨墙,还可以伸开手掌,让金色的月光穿过我稚嫩的指缝肆意流淌。

慢慢地,月亮一点一点升起,越过高山,升到树梢顶上。它的颜色也从初起时的金色微黄变成银盘模样,泻下银光一片于这世界,使你不由得感到寒凉。我不知道“夜凉如水”是谁发明的词句,现在想来倒是真的贴切。这月光从头顶下泻,地上便成了银色与影子的世界,只有黑与白。在黑白的世界里,蟋蟀奋力地鸣叫着,妄图打破这月夜里清冷的宁静,只是它的叫声在这宁静的夜里传得更远,声音越亮反倒显得这夜越是宁静。这样的月夜,你深处其中,没有烦忧,只有宁静,我垂在碾盘边缘的小腿,无忧无虑地晃荡着,让影子打乱地上的月光!

我不知道我在这样的月光下坐过多少个夜晚,也不知道那月光有没有把我的影子印在碾盘石上。然而我却知道,自己早已经融进那片月光,也将那片月光印在了心上。直到有一天我离开故乡那坐小镇,开始踏上异乡的土地,那月光便常出现在记忆里。有意无意地,夜晚我只要抬头看到月亮,便会去和故乡的月亮做对比。只是我搞不明白,这异乡的土地上,怎么升不起又圆又大,而且还带有金黄色光茫的月亮。它不论什么时候总是那样远远地挂在天上,发出些微弱的亮光,使人总也无法亲近,即使你站在百尺高楼之上,它还是远远地漂浮在天空,让你无法触摸它的光亮,这夜,这月,就是如水,它也只是浑浊一汪,裹胁在你身上,让你永远都不会去想念。这里的月夜没有虫鸣,只有汽车疾驰而过的声响。在这样的月光下行走,不自觉你就能产生一股来自己心底的忧伤。这异乡的土地,你就是生活得再久,再熟悉,它终归不是生养你的那片故土。你的童年,你的记忆,早已点点滴滴不经意间渗入故乡的泥土。

住了城市的楼房,我们抬头看到最多的往往是自己家的天花板,如果不刻意站在窗口,而月亮又恰好能照在窗台之上,你很少会注意到夜晚是否有月亮。这样的生活,我们的夜晚就是灯光和电子产品发出地荧光,抬头便是房顶,我们怎么能够还会在意窗外是否有月光?所以逢了每年的中秋节,我便会去外面散步,找一处清静的广场,坐在视野开阔的地方看月亮。看着天上的这轮月亮,就会想这会不会是和故乡的那轮圆月属于同一轮月亮,到了这朔方的天空,它怎么就变得这般远小了呢?是我那时太小,还是现在太老,竟连所看到的月亮都会忽大忽小!但不论怎样,现在所看到的至少是中秋的月亮,它的大小、光亮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它照在我身上的同时,也会照在故乡。望着它,心便能够回到童年,回到故乡,回到银色月光照耀下的村庄。那记忆一点点蔓延开来,仿佛又看到了高高的东山,它的顶上一轮金黄色的圆盘正缓缓升起,那暖色调的月光正准备洒在我的身上。这样想着想着,心里虽暖暖的,可身上却寒凉了起来。毕竟,这是塞上的中秋,这里的秋夜已经变得很是寒凉,不忍久坐,只得往家回还。路上,行人已经变得稀少,偶尔遇上的也都行色匆匆。我知道他们都是急着回去和家人团圆,虽不会带家人出来赏月,但至少一家人坐下来吃吃月饼,看看中秋晚会,这也算是属于城市过中秋节的典型方式吧。

记得小时侯,逢了中秋节的晚上,母亲常会在院中摆一张小方桌,点上几根香,盘中放几块儿月饼呈在这香案之上,形成一个极其简单的祭月方式。这样的方式也算是对节日和自然神灵的一种敬重吧。虽然当时觉得这样有点可笑,可现在我竟然开始怀念起那个小小的仪式来。尤其这几年,随着年龄渐长,我倒愈发地怀旧了。于是,我也会在中秋节的晚上,将几样简单的果盘和月饼呈上茶几,以自己的方式去纪念中秋的这轮圆月。虽然屋内没有月光,我却愿意将自己对中秋月的那份敬意表达出来。我所想表达的,除了祭月本身,还有对故乡的一份情感在里面。此时,故乡的打谷场上应该已经堆满地里收割来的黄豆和谷子了吧?又是否农人小院的房檐下已经挂满了成串的玉米棒?这样想着,仿佛那月光已经洒入我的窗!

夜渐深,孩子和家人已经睡去,我躺在床上看着从天窗洒进来的那一抹月光,思绪便开始在记忆中荡漾,耳畔便幻觉般地隐约响起一支童音清唱: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晚风吹来一阵阵欢乐的歌声,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共 2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乡愁,一个永远也写不完的话题,在中秋之夜又融进作者笔端,于是就会想起故乡的那一个个中秋之夜,那玉盘大的月亮、那金黄色温暖的月光,那月光下的打谷场、碾盘、以及碾盘上静静赏月,等待父母的我,还有中秋之夜的团圆景象和虔诚的拜月仪式……因为童年已经印在心里,因为故乡已经收藏在记忆深处,所以故乡的月亮才那么大,那么温暖。这是一个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游子的独特感受,也是所有漂泊在外的游子们共同的心声。文章源自于作者的真实感受,所以读来如行云流水般顺畅,读来倍感亲切,引发共鸣。佳作,推荐共赏。【:草原白杨】

1楼文友:- 0 14:26:50 乡愁是永远也写不完的话题,尤其到了团圆节日更是每逢佳节倍思亲,所以远在异乡的作者才会有月是故乡明,我却在它乡的感叹。

回复1楼文友:- 0 14: 1:54 感谢百忙之中阅稿点评!问好!

2楼文友:- 0 14:29:07 愿远在他乡的作者健康快乐。

楼文友:- 0 14:29: 9 感谢赐稿,期待精彩再现。

4楼文友:- 0 16:44:1 故乡的石碾盘,暖黄色初升的月亮,蟋蟀的鸣叫声,安静的秋夜,还有那个坐在碾盘上晃动着小腿畅想的孩童,那一切都只属于故乡,只有记忆中故乡的月亮才那么让人难忘。 安静写字,快乐生活。

回复4楼文友:- 0 17:28:45 问梓郁姐姐安!

5楼文友:- 0 17:07:20 感谢赐稿墨海!期待更多精彩再现,展示你的风采!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回复5楼文友:- 0 17: 0: 0 值此国庆佳节,我谨代表十三亿七千万人民向你问好!反正我说了也不算!嘻嘻

6楼文友:- 0 17:11:18 感谢赐稿墨海!祝你创作愉快、精彩纷呈!

回复6楼文友:- 0 17: 1: 7 向过节仍坚持在评论第一线的同志们问好!嘻嘻

治疗宝宝拉肚子的方法

容易腹胀什么原因

治疗腹胀的中药

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
缓解前列腺增生的方法
宝宝便秘吃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