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韵作家专栏拾荒妹妹小说

太阳还没出来,天空弥漫着一层薄雾,草叶上的露珠微微抖动着。风是从田野上吹过来的,带着清新的味道,吹向的是半睡半醒的城区。这里是城市近郊的一个农村。

陈树婷推开自家的门扉,她的脸上还有睡意,清澈的眼睛里却有一种东西,让她积极地面对新的一天。她远离身后的房子,顺着家门前的小路朝村外走去。

她的家是破败的,院墙低矮,似乎还没有砌完。堂屋是土坯垒成的,一字排开几间,每堵墙上都有破洞,阳光通过这些洞漫射在每一处,这屋子有些像新疆晒葡萄的凉房。

陈树婷已经走到村外,城市的高楼如幻影在不远处耸立着。高耸的玻璃大楼开始泛着光芒,使那一片呈现出灰白的色调。她的眼前是一块开拓平坦的田地,对岸有一堆堆的垃圾,垃圾白花花的一大片,里面红色的和黑色的塑料袋很是刺眼。陈树婷走向了垃圾场,她一直行走着,一点都没有停下来。

早到的三十多岁的女人已经在那里忙碌了,她弯着腰,对垃圾进行筛选。他的儿子蹲在旁边,手里拿根树棍,敲打着一盘CD的包装盒,那是刘德华《再说一次我爱你》的包装盒,小孩子把棍子敲在刘德华的头上。他抬起脸来,是因为听到了陈树婷的脚步,他说:“姐姐。”陈树婷微笑着,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说:“小虎,你起的可真早。”她向前走了五六步,弯下腰去,她的动作很快就跟小虎妈妈的一致了。

小虎妈妈看了一眼陈树婷,说:“来啦,今天天热,得早点收工。”陈树婷说:“是,今天太阳出来的太早了。”陈树婷报把纸,矿泉水瓶,易拉罐瓶,铁条都捡起来,她手里拉着一条长袋子,用不了多久,这条袋子就会被装得满满的。

这时候,垃圾山的另一侧,十多个人在忙碌着,她们都不说话,只有哗啦啦的声音传出来,垃圾山似乎是颤抖的,一直在颤抖。有个二十岁的女孩绕过来,她看见陈树婷后,喊了一声她的名字。陈树婷抬起脸对她笑,二十岁的姑娘说:“树婷今天都 1号了,你明天开学吧!”陈树婷说:“是,9月1号新的学期就开始了。”姑娘又说:“你要读五年级?”陈树婷说:“嗯,五年级。”她们两个的对话在垃圾场很是响亮,她们的话进入不少人的耳朵,又进入了他们的内心。二十岁姑娘说:“你是全年级的第一名,真了不起。”中年妇女便说:“我有个儿子比树婷大三四岁,学习不刻苦,这不今年去读高中,是花钱买的,他哪里知道我们挣点钱不容易。”二十岁的姑娘说:“我以前老觉得自己太困难,和陈树婷相比,我那点困难算什么呢?我感到迷茫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便是陈树婷。她才11岁啊,这么一个乐观的小女孩。”二十岁女孩的话被许多人听在心里,他们手里的活儿更快了,一颗颗心都沉浸在劳动的节奏里。

时间在潜心的劳动中,总是过的很快,时间已经11点了。有不少人拾满袋子放到平板车上,去垃圾回收站。三十岁的女人已经把布袋放在平板车上,她看着陈树婷说:“树婷,把你的袋子放上来吧。”她走过去和陈树婷拾起不沉却很庞大的袋子,陈树婷太矮了,但袋子还是被扔在车上,小女孩的力气不小。她们重复这一动作,把三袋子扔在平板车上。陈树婷抱起小虎,把他放在袋子堆的安全处,她在后面使劲推,平板车就在三十多岁女人的掌控中往前进了。“树婷,你不用使这么大的劲儿。”女人说。陈树婷说:“桂枝姐,每次都麻烦你。”桂枝便说:“哪里麻烦,顺道捎过去罢了。”她的话里有对这个小妹妹的怜爱。

回收站有个大磅秤,陈树婷的垃圾过了秤,换回12块5角钱。她接过来把钱攥得紧紧的,她看着桂枝抱着儿子远处的身影,她就这么站了一会儿,在水龙头上洗了洗手,就往小食铺那里去了。

小食铺在一条街的右侧,街的左侧便是欣欣向荣的大城市。从小食铺这个位置穿过两座房子相间的空间,可以望见麦田,麦田一角挨着一个村庄。这是一个破败的村庄,跟这个城市比起来分明是另外一个世界。陈树婷买了大米,买了一个最便宜的青菜,这些花去了五元钱,她把剩下的7元5毛卷起来,放到裤袋底儿,又用手摁了数次。陈树婷一家人没有吃早饭的习惯,这一顿即是午饭又充当了早饭。提着菜和饭往家走的陈树婷这时肚子咕咕叫,脚下发飘,饥饿被轻而易举的勾出来。她心里美滋滋地加快脚步,她看到了全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的情景:她的长辈那么愉快,他们脸上的笑意,让她觉得自己很重要。

她推开了门扉,鸡首先围过来,陈树婷把它们散开。她的二叔坐在堂屋门的右侧,伸展开他那条不能打弯的左腿。她的三叔则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蜷缩着他那条麻木的右腿。他这两个叔叔几乎同时说:回来了。她走进堂屋,把饭菜放在一个方桌上,他的四叔坐在两条拐杖中间,他的手里搓着毛豆,她的四婶则坐在四叔的身边,眼睛呆滞地看着土墙洞里透过来的阳光。四叔说:“喊你阿公阿婆去吧,他们在稻田。”陈树婷说:“等一会就吃饭。”她走出去的时候,四婶的嘴里嘟囔着:“饭,饭。”

陈树婷在田间的小路上住了脚,她的眼前是平阔的稻田,她在寻找阿公阿婆的身影,最终她看见两个灰白色的身影。她大声地喊:“阿公阿婆回家吃饭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特别是听到阿公慈祥的回声后,她心里绷得紧紧的,阿公和阿婆太老了,都七十多岁了,他们还要去地里劳作。想到这个,11岁的陈树婷就很难过。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二叔和三叔吃饭都不怎么方便,他们的腿都有毛病,他们的手也不方便,但他们还是能够自己吃饭。四叔虽然两条腿不行了,手还是好的,他要喂四婶吃,四婶的胳膊和腿虽然都是好的,但她的大脑却不能指挥它们。

阿公说:“树婷,你明天就要开学了,准备一下。”树婷说:“我知道,我哥哥今天也要回来,他明天也要开学。”阿婆说:“你哥哥应该回来了。”

陈树婷有个哥哥,读七年级,开学就是八年级,这个十三岁的少年去到几十公里外的工厂打工,这一去也五十多天了。

阿公说:“树婷,你要好好学习,现在政策好,小学初中都没有学费,这给咱们的帮助太大了,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陈树婷抬起头来,看着阿公,她说:“应该让哥哥读大学,哥哥学习好,将来会有出息。”阿公说:“你们都要读,将来都会有出息。”

吃完饭,陈树婷收拾完碗筷,便去洗大盆里泡好了的衣服。她的叔叔们又坐在各自的位置,在时间的流逝中不动一下。陈树婷从五岁就帮家里干活,随着阿公阿婆越来越老,她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

村里的人对陈树婷一家的遭遇深感同情,他们力所能及地给予帮助,他们对陈树婷充满了怜爱,陈树婷也打心里感谢善良的人们。生活让她太早成熟起来,她没有11岁女孩应该有的闲暇时光,她的眼睛里充满坚毅,这不应该是一个11岁女孩的眼神。陈树婷一岁的时候,妈妈因为精神问题离家出走,音信全无。妈妈的离开对父亲的打击太大,他又有疾病缠身,几年后他也离开了,他走的时候对他母亲说:“我死了就死在外面,不会拖累家里。”从此,再也没有回来。陈树婷的叔叔们都是小时候落下的残疾。父母的缺席,这让本不该属于她的重担落在她肩上。

陈树婷洗完衣服,把衣服晒满了院子。四婶站在衣服前说:“衣服,衣服。”陈树婷把四婶拉到一边,说:“婶子,你别碰,它们掉下来就脏了。”四婶空洞的眼神,嘴里说:“脏了,脏了。”

剩下的时间,陈树婷才能安心地学习。她完全地沉浸到书里,一坐几个小时。她喜欢语文,喜欢读句子优美的文章,她数学也不错,这被用到了她卖垃圾算账上。她得的奖状贴满了屋子的后墙,她每次都是年级前几名。

哥哥黄昏时候回家了,他带了太多的吃的,让晚饭变得丰盛起来。哥哥打工五十多天,挣回来一千五百块钱。哥哥拿出钱,陈树婷对哥哥是那样的崇拜。

丰盛的晚餐,让这一家人有了过年的感觉,吃罢了饭,叔叔们都去休息,阿公阿婆也累了,睡觉去了。陈树婷的东西已经收拾完毕,她帮了哥哥的忙。后来他们兄妹就坐在院子里。

陈树婷说:“哥哥,你打工累不累?”陈树格说:“不累,拿到工资的时候,把所有的累都忘掉了。”

陈树婷说:“哥,你真了不起,我拾一上午的垃圾才卖十块钱。你出去这一次带回来一千五,这是太多的一笔钱了。”陈树格说:“不,树婷你才厉害,别的小孩都在爸妈那里撒娇,而你已经挣钱了。”陈树婷沉默了,因为想到了爸爸和妈妈。陈树格说:“树婷,我以后一定把爸妈给你找回来。”陈树婷说:“嗯,阿婆说咱们有出息了,爸妈就会回来。哥哥你一定要好好读书,一定要考上高中。”

陈树格看着满天的星星,这个1 岁的少年沉默了,过了一会他说:“我读完八年级就不读了,高中的学费太高了,咱们家不允许我再读了。我读完八年级,就到外面打工。”陈树婷很难接受这种想法,她说:“你学习这么好,为什么不读呢,你只有多读几年书才有出息。你忘了你说过要考医科大学,把叔叔们的病都治好,你忘了吗?”

陈树格说:“妹妹,读大学要花太多的钱,咱们家真的难以负担,从现在到大学毕业还有八年,我想马上改变咱家的现状,而不是八年后。陈树婷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哥哥挣钱供你读大学。”

陈树婷心里很难过,她说:“你是男子汉,将来读大学了更有用。哥哥,我多拾垃圾,你暑假去打工,咱们都读大学好不好?”陈树格说:“就是因为我是男子汉才这样去做的,妹妹,我不想你太累,等我挣了钱你就不用拾垃圾了,你也有空闲的时间了,去玩什么的。”陈树婷落下眼泪来,陈树格说:“树婷,你别哭,你从来都很坚强的。”

陈树婷还是不理解哥哥的决定,陈树格说:“妹妹,在这个世界上,钱能把一切问题解决掉,哥哥要挣很多钱,哥哥会当大老板。”

陈树婷说:“哥哥,你在挣钱的时候还可以读书的,你别忘记了读书。”陈树格说:“我知道。”

陈树婷最后问:“你下决心了么?”陈树格说:“是的,我下决心了。”

星空依旧绚烂,那些眨眼睛的星星会不会听到这两个兄妹的对话呢?

2008年9月22号手稿

2008年10月2 号电子稿,定稿

2014年8月27修改

共 85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了两遍心酸的文字,却没有什么语言来编按,可否引用小说中的话,来告诉大家,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怎样的家庭、怎样的兄妹!“这是一个破败的村庄,跟这个城市比起来分明是另外一个世界。”“家是破败的,院墙低矮,似乎还没有砌完。堂屋是土坯垒成的,一字排开几间,每堵墙上都有破洞,阳光通过这些洞漫射在每一处,这屋子有些像新疆晒葡萄的凉房。”“树婷1岁的时候,妈妈因为精神问题离家出走,音信全无。妈妈的离开对父亲的打击太大,他又有疾病缠身,几年后他也离家了。”暑假,11岁的树婷在拾垃圾,“垃圾山的另一侧,十多个人在忙碌着,她们都不说话,只有哗啦啦的声音传出来,垃圾山似乎是颤抖的,一直在颤抖。”“他们手里的活儿更快了,一颗颗心都沉浸在劳动的节奏里。时间在潜心的劳动中,总是过的很快。”“她花去了五元钱,她把剩下的7元5毛卷起来,放到裤袋底儿,又用手摁了数次。”“二叔和三叔吃饭都不怎么方便,他们的腿手都不方便,四叔两条腿不行了,手还是好的,他要喂四婶吃,四婶的胳膊和腿虽然都是好的,但她的大脑却不能指挥它们。”“看着长辈们那么愉快,他们脸上的笑意,让她觉得自己很重要。”之后,她抽空看书,“完全地沉浸到书里,一坐几个小时。她喜欢语文,喜欢读句子优美的文章。”“清澈的眼睛里却有一种东西,让她积极地面对新的一天。”“1 岁的哥哥树格去到几十公里外的工厂打工。拿回了1500多块钱。”为了妹妹为了家,树格放弃学业,妹妹说“你忘了你说过要考医科大学,把叔叔们的病都治好,你忘了吗?”哥说“我想马上改变咱家的现状,而不是八年后。妹妹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哥哥挣钱供你读大学。”“妹妹,在这个世界上,钱能把一切问题解决掉,哥哥要挣很多钱,哥哥会当大老板。”“星空依旧绚烂,那些眨眼睛的星星会不会听到这两个兄妹的对话呢?”感知生活充分,写法细腻独到,不愧是大家精品。谢谢赐稿,希望能看到您更多的优秀作品,秋安。《:万水千山》

1楼文友: 00:0 :10 读了两遍心酸的文字,却没有什么语言来编按,可否引用小说中的话,来告诉大家,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怎样的家庭、怎样的兄妹!

2楼文友: 00:0 :40 真诚地向徐老师学习,秋安

楼文友: 00:22:14 幼小的生命啊,你怎么能承受如此大的压力,苍天无眼啊!问好一迈老师!

微信公众号的商城

微信微商城怎么开通

做微商城是什么模式

肾炎为什么夜尿增多
治小便黄的中成药
宝宝眼屎多口臭是积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