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34岁时全部家当才1000块20年后成节能

他34岁时全部家当才1000块,20年后成为身价过400亿的重化工之王

算盘打得这么精,即使在2008年铝业萧条时期,东方希望也没有吃大亏。连续5年保持10亿以上的盈利,风头盖过许多世界500强的铝业巨头。

过年摆摊,他撞开商业大门。此后,养鹌鹑,卖饲料,他和兄弟拼出一条发家致富路,并独自投身重工业,引领希望一路高歌。他就是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行。

1948年,刘永行出生于四川新津,在家排老二。父母给四兄弟取的名字连起来是“言行美好”,不过家里却并不美好,反倒经常挨饿。

刘永行5岁时,家里再也没有多余的口粮,父母忍痛把三弟过继给邻村一户陈姓人家“去了那家就不用挨饿。”不过,刘永行却怎么也舍不得三弟走,他哭着喊着找妈妈“让弟弟回家,把我送人吧”,妈妈一听泪如泉涌,母子四人哭成一团。

不过,尽管家里穷,父亲却非常重视子女教育“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他宁肯自己脚上一双草鞋穿10多年,上山砍柴磨得全是水泡,也要省下钱来给孩子交学杂费。

大哥心灵手巧,隔三差五鼓捣隔壁“哑火”的收音机,一来二去竟然修好了!受大哥影响,刘永行渐渐迷上电子设备。文革爆发后,他干脆到县城一家乡镇企业修理电器,一修就是10年。

1978年恢复高考时,刘永行已届30,已经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不过,他不甘心,于是翻出教科书,挑灯夜战了两个月。没有想到,刘永行竟然一不小心考了新津县理科第一,进入成都师范数学系学习。

不过,家有4岁嗷嗷待哺的孩子,刘永行无法心无旁骛学习。1980年春节,儿子吵吵着要吃肉,但是家里只剩2块多,“买不到一两肉”,刘永行十分内疚,“堂堂大男人,连儿子过年吃块肉都没办法!”

媳妇给出个主意,“咋不摆个修理摊呢?街上赶场热闹得很。”刘永行动了心,当晚就翻出工具,白纸上写上广告“修理无线电——又快又好”。

第二天早上6点,刘永行的无线电修理摊开了张。因为春节期间,手艺人都回家过年,刘永行无意中捡了个漏了,生意大好,第一天就赚了10块。

结果一个寒假,刘永行就挣了300块,是他10个月的津贴“不仅能给儿子买肉,连一年的生活费都解决了。”刘永行第一次尝到干个体的甜头。

1982年8月,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地。四兄弟召开家庭会议“一致决定辞职做生意!”

此后十年间,兄弟四人齐心协力,先后养鹌鹑,卖饲料,楞把1000块本钱,一路做到了一个亿,“希望”饲料也做成销量全国第一。

“亲兄弟明算账”,1993年,四人平分股权,分头发展,刘永行掌控东北地区,成立东方希望,并在山东投资建设10家饲料厂。

1995年,刘永行走出国门,去美国匹兹堡收购一家饲料厂。结果饲料厂没看上,隔壁一家倒闭的钢铁厂却引起他的注意,客户告诉他,“美国工资高,劳动成本下不来,厂子倒闭了。”

美国成本高,中国成本却不高,刘永行一下子对工业制造留了心。回国详细一了解,“美国制造工厂为了降低成本,相继转移到日本、韩国等地”。

“既然到了韩国,中国还远吗?”刘永行看到了重化工的希望,“日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接下来两年,刘永行几乎研究考察了国内所有的大型重化工业项目。

造汽车?奔驰、宝马不可能转让核心技术,而且国内有长城、红旗,想在这么多强劲对手中杀出一条血路,没有50亿以上的资金规模根本搞不定。

做钢铁?投资额更大,而且首钢、宝钢、武钢、鞍钢一个比一个能折腾,根本就没有民营企业什么事。

此后,刘永行相继又调研了造船、石化等行业,最终选择了电解铝,“门槛相对高,中小企业不敢进入,而国企受体制束缚,效率低下。”

更重要的是,配套火力发电厂可向电解铝生产项目供电,也可为生产赖氨酸提供蒸汽和电力。电解铝能够和饲料生产形成协同效应,成本大大降低。

刘永行首站选在山东,“饲料厂在山东发展得很好。”2001年12 月,他取得批文,开始筹建电解铝。

此后,刘永行一举投下2个亿,费时半年建成投产。但是,实际投产才知道,电解铝的用电量太大了“占成本的30%到40%”,而山东的能源贮备根本不够,当时每吨电解铝的售价才14000元,光用电量每吨就要5000元,一算账,只能勉强持平。

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刘永行决定调转方向,他沿着“西气东送”、“西电东输”的路线,跑遍了整个大西北,最后选中了包头。这回,刘永行看准了,他大声宣布,“计划做全世界最大的电解铝,100万吨,连带发电厂一起做。”

2002年初,刘永行分4期投下100亿。这回,天公作美,国际大宗商品一路飙升,电解铝一下子成了金疙瘩,当年产能110吨,总产值275亿,毛利润高达77个亿!

此后,东方希望在西部遍地开花。

2003年,投资46亿在河南三门峡拿下百万吨级的氧化铝项目,2006年,投资30亿在山西、重庆等地做煤化工和石油化工,2007年,在内蒙古和新疆建起2家大型铝电化工厂。

一时间,刘永行成为我国民营重化工的代言人,他本人也被冠以“氧奥巴马在G20峰会上显得苍白。他仍保持微笑化铝大王”。

然而,重化工总是与高能耗、高污染划等号,“周期性强,政策干预多。”

果不其然,2004年年初,刘永行的电解铝项目刚开始两年,就遇到宏观调控。“包头电解铝项目贷款终止,三门峡氧化铝项目紧急叫停。”幸运的是,刘永行的包头项目用的是自有资金,否则几十亿投入打了水漂。

等调控风暴过去,刘永行正要发力,又赶上了2008年金融危机,全球铝业马上陷入冰冻期,有钢铁公式感言“卖两吨钢铁还不够买一根冰棍!”,刘永行更是苦不堪言“如果钢铁亏5%,电解铝则亏10%。”

面对困境,刘永行使出浑身解数,他在“成本管控、提高产能、控制风险等3个方面同时发力,“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首先降低成本。重化工业是产能过剩行业,想生存就要省钱,一分钱都要死抠。“别人一顿铝的成本15000,我的成本就要做到13000。”

为此,刘永行在公司内部推行精细化管理,减少水电的浪费和粉尘排放量。“电费占成本的40%,节省一度电,就能省下1.5亿。”早在建设包头铝电项目时,刘永行就统一规划,修建电厂,形成“循环铝电一体化”。

2003年,电解铝项目投产,电厂每年供电90亿千瓦时,节省3个亿的成本投入。

其次,增加效率。2002年的时候,东方希望筹备包头电解铝项目。当时国内电解铝行业的人均产能是30吨,当时技术人员说可以达到60吨。刘永行视察后直接一句,“不行,我们要做到300吨!”所有人都惊掉下巴。

开工后,刘永行裁撤冗员,开始绩效奖励,“工作量有多少,工资就有多少”。结果员工打了鸡血,整个工程只用一年就建成投产,要知道当时国际标准建设周期是3年!东方希望仅这一项,就节省上千万的折旧费和财务费。

到2014年,包头希铝的人均产能是500吨;2015年,达到550吨。不仅完成目标,还大大超越,排进国际前5%,是国内同行的4倍!

最后是风险控制。刘永行对银行贷款很保守,做饲料20年基本零负债。遭遇宏观调控和金融危机后,他更加谨慎,在重化工项目采取滚动式经营。“分期、分批推进:用集团资金先投资少部分,等成功盈利后,用赚到的钱投资二期工程。”

2007年,确定新疆项目总投资需100亿,刘永行先建设一期工程,只需投入30亿。通过精细化管理,成本可降至15亿。他找当地铝电厂合作,“技术我负责,投资对半分。”对方觉得有便宜占,送来一半资金。剩的7.5亿,东方希望认为当前季度中美国经济将会只有1.9%的增长率先投一半,最后只用3、4亿就启动了项目。

算盘打得这么精,即使在2008年铝业萧条时期,东方希望也没有吃大亏。连续5年保持10亿以上的盈利,风头盖过许多世界500强的铝业巨头。

如今,东方希望旗下共有156家企业,涉及电解铝、饲料、发电、氧化铝、水泥、石油化工等9个产业,年产值近700亿元。刘永行的个人身价高达420个亿。

从农业起步,不与农民争利,刘永行用自己的行为展现品格。我们祝福他的东方希望越战越勇,攀上世界最高峰。

白锈石批发
精道异常
小孩积食咳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