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征文三姑是军嫂

摘要:三姑夫走了 0多年后,她依然常常穿着黄色的军装,军人一样地行走于世。她给女儿取名兵兵,是为了纪念军人和他的爱情吗?她一直孑然一身,在对军人姑夫的怀念中,走着她的每一天。姑夫去世多年,她依然以军嫂的名义为灾区捐款,帮助困难的人,见义勇为。以军嫂的名义工作,成为优秀教师。

1.

三姑走了,我是在第二天的上午十点五十分左右知道消息的,噩耗传来,我无限地悲痛。立即给火车站和公汽站打,询问前往大连的车次,遗憾的是,已经没有车了。而明天的早晨就要举行葬礼了,我是无论如何都赶不到了。

山重水复,我竟然不能见她最后一面。

那个下午,我在泪水的浸泡中度过,焦躁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冰冷的寂寞中,我看到花朵正隐藏在芽孢里,蓄意地组织着春天的风景。那罂粟一样渴望,隔着比遥远更远的时空,和我的悲哀说话。我闭紧流泪的双眼,听见麻雀在窗外扑棱棱地飞来飞去和它们叽叽喳喳的鸣叫,睁开眼的一瞬,我看了花朵一样的三姑,正站在青烟缭绕的尽头,徘徊在但丁的诗歌里,看见我,转身离去。

三姑,我是多么的不舍!你为什么在终于可以享点福的时候离去?

花朵在初春的时候凋谢,远离了枝头。

花儿死了,落红满地。暗香萦绕,浸入泥土。我无数次地看到花开花谢,一如一杯茶,热了又凉,凉了又热。

站起身,我闻到了兰花淡淡的清香,猛然发现窗台上君子兰花旁若无人地盛开了,橘黄色的花朵,灿烂地拥挤在灰黑色的泥瓦花盆里绿色的枝叶间,把本来完整的风景切割成了碎片。那是因为一朵曾经盛开的花凋谢了。

三姑曾经是那朵美丽、迷人而灿烂的花。

她曾谋划着用一颗花的种子,装点人生美景。日夜追随花蕊的情意和绚丽的节日,就像一个约会着的女子,把繁盛埋藏在简单的幸福里,用冰冷的寂寞,细数花朵瓣蕊上深刻的纹路,梳理阳光下露珠般的足音,惊醒崎岖的道路。

我知道,她是想把无数的花朵,植栽在这条路上,润泽她苦涩的一生。而她头顶上的太阳却早已远落。

2.

三姑是父亲的三妹, 0岁才结婚,嫁给了在部队当军医的三姑夫。三姑夫一直在黑龙江齐齐哈尔服军役,,三姑一个人带大两个孩子。那种生活的艰难,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我父亲他们那一辈,兄弟姐妹八人,哥四个姐四个,父亲是老大,三姑是老七。他们之间隔着兄弟姐妹五人,年龄相差14岁。

三姑是父亲那一辈唯一的高中生。爷爷去世得早,奶奶给大姑和二姑带孩子,三姑和老姑就跟着奶奶在大姑家生活。当时,大姑父是大辽西我的家乡县的副县长,大姑是银行的职员,两个人的收入还可以,三姑和老姑的学费就由大姑承担。三姑的学习极好,各门功课都名列前茅,并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县城唯一的高中,这让父亲和大姑他们兄妹非常的自豪。那个年代的三姑,梳着两条小辫子,穿着带着补丁的小花袄,住在高中的宿舍里。自习的时候,她坐在自个的床上,一手拿着苞米面大饼子,一手拿着书,啃一口饼子,啃一口咸菜疙瘩,喝一口热热的白开水,眼睛却是始终不离书本的。

三姑是很听话的孩子,她在课堂上,神情贯注地听老师讲课,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老师在黑板上板书,脑子里想着题的解。下课后,她跑到讲台上,拿起板擦子,擦掉老师的板书,为下堂课做准备。然后,她一边拍打掉手上衣袖上的白色粉笔末,一边朝操场跑去,打篮球或者跑步。坐在深夜里,她常常学到深夜,吃透当天的课程,再复习第二天的课程,不舍得丢失一分一秒的时间。

三年的高中生活,她把翅膀虚掩在青春的门扉,完全不理睬那些向花朵们暗送秋波的小男生,眼底的渴望写在紧掖的衣襟里。睡梦里,那些惊慌的青春留在花蕾的蕊里,足迹也随流水渐渐寡白。她的同学们一个个的都成家立业了,三姑还是一个人行走在她想象的铺满鲜花的道路上。

三姑属于晚婚,三十岁的时候嫁给在部队当军医的姑父,却在生命最旺盛的时候失去了姑父,随着那个潇洒风流的军医姑父的去世而心死。

三姑是40岁的时候失去三姑夫的。她朦胧着哭肿了的眼睛,看着幼小的女儿和儿子,一咬牙,又趔趄着步子,走在人生的路上。只是,这条路上并没有她渴望的鲜花,而艰辛却如影随形。

她坚决地回绝了爱情的回望,谢绝了所有的亲朋好友的提亲,用冰冷的寂寞记录她独行的足印。

她是一朵寻常的花,花瓣纹脉清晰柔和,色彩饱满鲜艳,清澈的露珠不舍离去地,在她的瓣蕊上滚动。在她教师的生涯里,灿烂地开放,她的道路究竟曲折着怎么的秘密?她是如何梳理月光下,她的寂寞和悲戚?我是她的侄女,也只看到,她的满身霜痕,纠缠在皱纹密布的额头上,从单纯走向复杂,从年轻走向衰老。她那双柔若无骨的双手,也逐渐变得粗糙坚硬。可她在植栽花苗的时候,她那双日渐粗糙的双手,却透着无限的温柔。

三姑是小学老师,像所有女人一样,怀揣着梦想嫁给三姑夫邢奎恒。一个月的婚假过去后,三姑夫就回部队了,留下她痴痴地守望。一年后,他们的女儿兵兵来到世上。三姑在无限的寂寞和等待中,又当爹又当妈,拉扯着女儿苦度光阴。

那是初春的一个星期天,上小学的我,捧着母亲给奶奶煮的鸡蛋,去大姑家。看过奶奶和大姑,我一蹦一跳地跑去三姑的屋子,还没进门就大喊:“三姑,我来了。”

“哎。”三姑答应着:“进来吧。”我进屋,看见三姑正趴在炕上的小桌上,低头给学生判作业,刚一岁的表妹兵兵自己咿咿呀呀地在炕上爬,爬着爬着,就到了炕沿,再往前一点就掉到地上了。我吓得屏着呼吸,刚要喊,却见三姑伸出一只臂膀,拽住兵兵的一条胳膊,说:“兵,乖乖,到炕里去玩。”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仍然没有离开作业本。又对我说,“琳琳,你先自己玩。”

一个小时后,三姑终于批改完了学生的作业,她马上坐到屋中央的小板凳上,开始搓洗铝制洗衣盆里的衣服。她低着头,一边洗衣服,一边和我拉家常。“琳,你爸妈好吗?你的学习好吗?能跟上吗?课堂要注意听讲,不会的题问老师。”她事无巨细地问长问短。这个时候,表妹兵兵大哭起来,三姑立即从小凳子上站起身,来不及擦干一双湿手,在衣裤上抹了两把,就抱起了孩子:“乖乖,饿了吧?”撩起衣襟,左手抓起奶头放进兵兵的嘴里,兵兵不哭了,花骨朵一样的小嘴,用力啜吸着奶水。我坐到小板凳上洗衣服,三姑说:“琳,等一会儿,我自己洗吧。”我说:“还是我来吧。我会洗,我自己的衣服都是自己洗。”心里却心疼着三姑。她太不容易了。给孩子喂完奶,三姑到院子里劈木柴,然后,生火做饭。生炉子的时候,柴有点湿,火灶冒着浓浓的烟,三姑用嘴吹着火苗,呛得直咳嗽。终于,火燃旺了,三姑直起腰,去淘米切菜。

一个小时后,饭做好了,三姑洗了抹布仔细地擦干净炕上的小桌,把菜端上桌,我忙去盛饭,三姑说:“琳,你吃吧。我来。”饭后,我去厨房洗碗,三姑收拾屋子。当我再次进屋的时候,屋子清洁明亮了许多。三姑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把窗子上的玻璃也擦干净了。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格洒进屋来,在我和表妹及三姑的身上,温柔的游走。这时的三姑浑身汗水淋淋,她正弯腰把收拾好的破烂捆成捆,她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对我说:“琳,你看一会儿兵兵,我去把破烂卖掉。”表妹兵兵睡得正香,我拿一本书看起来。过了一会儿,我听见门外稀里哗啦的声音,忙趴到窗台上看,只见三姑蹲在地上,挥舞着手中的斧子,砸大块的煤,随着三姑手起斧落,那煤黑亮亮的散了身架子,变成均匀的小块。亮晶晶地堆在她的脚下。她弯腰拿起撮子,把砸好小块煤收进撮子,走进灶间,倒进炉里,右手拿起炉钩子上下捅捅,炉火旺燃起来,劈劈啪啪地响着呼呼的节奏。我看见三姑的脸,在炉火的映照下,是那样的美丽,明净的前额上的汗珠子也晶莹剔透起来。她洗净了手,疲惫地坐到校炕桌前,说:“琳,你去睡一会吧,我要备课了。”

我扭头回望,三姑屋子里的兰花开了,满屋子飘着淡淡的幽香。

回家时,我对妈妈说:“三姑太不容易了。”

我还记得三姑多年前说过,爱就是奉献。以至多年后父亲也这样教导我说。

我知道,三姑爱着,她把自己放进风雨里,交与时空去书写。她一次又一次地去努鲁尔虎山脉,面对大辽西的山川河流,分辨季节的颜色,抚摸各色各样的花的梦想,站在原野上想念丈夫,奔波生活。即便用尽一生,也要开放成灿烂地模样。

她的爱情过早地死去,可她的身体还活着,如同一朵美丽花朵,光彩靓丽。

在夜晚寂寞孤独的空气里,她拥抱着姑父的相册,坐在思念里,在烛光中混迹在茫茫的生死边界,回忆生命的意义或价值,用姑父僵硬的躯体温暖心灵。体会活着比死亡更艰难。我知道,那个时候,她的内心寂寥得与窗外的夜空一样,漆黑一团,世界已经空无一物,只有她和姑父的爱情在对话。

.

三姑是一个童话。

那童话盛开在一朵鲜艳的花里,妩媚,娇艳,充满了植物的汁液和芳香。那个童话仿佛被青涩的岁月踩过一脚,展现了冷凝的面孔。

坐在夜里,我的悲哀在思念的冰河里流淌。寂寥之中,我点燃一柱香,然后,到记忆里去翻拣往事的魅力,和黑夜交谈。这种交谈没有声音,却像冰河里的潜流,涌动着 ,温暖着心灵的石头。

那些曾经精确的生活,远离了我,我已经疲倦。

星座下,我看见三姑的眼里有一束美丽的月光,正在闪闪发亮。那是她曾经在暗夜里想象的生活。现在,她可以安静地躺在永远的巢穴里,任由世界在暗夜里想象她,她也在天堂里用虚构停止了时间。

此刻,大地已被落花染红,四处飘荡着幽幽的暗香。

世间有许多个巧合,三姑小父亲14岁,却大我14岁。也许是年龄的差距不大,也许三姑独爱我的清纯和执着,我从小喜欢跟在她的屁股后面,追逐着她的踪影。

三姑曾是我的偶像。

三姑年轻的时候,很漂亮。用飒爽英姿这个词来形容她,一点都不过分。高挑的身材,饱满、白皙,有着一片明净的额头。她常常穿着一套黄色军装,威武,神采奕奕。可是,我总是从骨子里觉得,她就像一块青花碎瓷,骨骼轻盈、脆弱、淡然。令人疼惜。她自己却是高高兴兴,忙完了这个忙那个,一天不得闲。她的篮球打得非常的好,是我们那个小县城的体育明星。夏天的时候,每到夜晚,县里都组织篮球赛。那个时候,没有什么文化活动,大家就都跑去篮球场看比赛。我更是瞪圆了眼睛等着三姑出场,坐在水泥台阶上,望着天上的繁星,围着银盘般的月亮,闪烁明媚的光辉,好像三姑就是明媚的月亮,而我们就是捧月的众星。心不在焉地与姐姐或弟弟谈着天,等着三姑出场。我呆呆的样子,经常被姐姐或弟弟嘲笑,说我所问非所答。回去的时候,还会跟父母汇报我的表现,说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一副呆呆傻傻地样子。母亲就拉过我,关切地问长问短,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我甩袖子走掉,嘟嘟囔囔地说,我在盼着三姑出场。弟弟伸下舌头,谁信那?我躲到角落里,不吭声,就像傍晚时分飘散在体育场里的风,无声无息,拂面而过。

晚上的篮球一般都是女队先比,然后才是男队上场。

三姑终于出场了。她上身穿着红色的短袖运动衫,下身穿着红色带竖条的运动短裤,精神抖擞地走上场来,她的美,她的青春,在这一刻,花儿一样绽放了。她简直就是一朵盛开的红玫瑰。我听见体育场一个比一个高的台阶上,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那是粉丝们在迎接他们心中的明星。三姑举起双手,和她的队友一起绕场一周,不停地向观众席挥手。真是酷极了。那个时候,我是不喜欢篮球赛的,只因为三姑是县里的篮球主将,我就场场不拉地看篮球比赛,看到高潮处,还挥手跳跃,喊破嗓子。狂热得如同一匹奔跑的枣红马,以一次热烈的爱,沸腾的心迎接怒放的春天。

这场球赛,终于迎来了高潮。只见三姑站在中锋的位置,抓住篮球,左右虚晃了几下,跳跃起来,右手高抬,一个漂亮的下压动作,篮球在球框的边缘滚了一下,掉了进去。看台上传来欢呼声,“四号……四号……”的狂喊。我的自豪感猛地从心中升起,摇晃着脑袋,说:“那是我姑姑。”坐在我旁边的人惊讶地问:“她是你姑?”

“当然了。”我挺直了胸膛。三姑还在场上奔跑,她修长的双腿崩紧了肌肉,白皙,有力,以一种花开的姿势,不断地贴近进攻人,曲折前行,不断运用攻击性防守动作,威胁对方持球的安全或不让对方接球。在投篮时,为躲避对方防守的封盖,利用空中停留改变投篮出手时间,动作灵敏矫健,虎虎生威,真的把我看傻了。

从那时起,我立志要向三姑那样成为篮球健将,生龙活虎地奔跑在赛场上。我央求三姑教我,三姑说:“你的体质太娇弱。等你长大了吧。”我不服气,说“有什么呀!”上初中后,学校体育老师看我高高的个子,就让我参加校篮球队。我对三姑说:“你说我不行,可我参加校队了。”三姑摇摇头,微笑着走到一边去。我在她身后挥了一下拳头,心里说,连句鼓励的话都没有。哼!我一定要比你强。

训练开始了,我跟头把式地在篮球场上奔跑,没跑一会儿,气就不够用了,上半场还没跑完,就蹲在地上不想起来了。最要命的是,篮球飞到我的眼前,吓得我闭上眼睛一躲,球被对方抢去,气的体育老师对我大喊大叫,我委屈得泪水涟涟。不久,下一场练习开始了,体育老师鼓励我“一定要勇敢,你不是想成为你三姑那样的篮球队员吗?”我点点头,冲向球场。球迎面飞来,我想要向三姑那样勇敢,伸出手接球,球的冲力砸得我一个趔趄,险些没有跌倒,更让人沮丧的是,我的右手大拇指被飞来的球戳了一下,立即肿胀起来。我哭着退场,体育老师说:“谁容许你下场了?就你这点出息还想打篮球?你比你三姑差远了!”

共 969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 谁在风中,将一树的繁花,作为灿烂的梦,在崎岖的天际,写下三月的挽歌,秘密地哭泣? ,作者以如诉如泣的笔,以饱含深情的思绪,为我们叙述着一位可歌可敬的“军嫂”---三姑,详细的故事,既生动更感人,特别是具体的语言描写,更增进了三姑的形象,适时的景物描写,更增强了当时的特定氛围,得体的形态描写,让人物刻画得入木三分,文章详略得当,重点突出,使全叹言,本文作为散文,记事、抒情、写景、议论相互融合,恰到好处,是一篇很优秀的征文,。:天山鹰。 【江山部·精品推荐1407 10006】

1楼文友:- 0 11:24:16 人物饱满,很细致的文 骨宜刚,气宜柔,志宜大,胆宜小,心宜虚,言宜实,慧宜增,福宜惜,虑不远,忧亦近。 回复1楼文友:- 0 14:4 :44 谢谢二月老师。积极参与。

2楼文友:- 0 19: 4:51 不知申请了精品没有,好文章是不会放过的! 男人的力量原夲就不是来自肉体,而是他的精神和思想的外化与延伸而已。

回复2楼文友:- 1 08:44:08 谢谢老树主编。夏安!

楼文友: 17:42:21 感谢霍飞鸿老师赐稿,您的此篇文章已被新雀之巢文学社团的公众账号选择推送给文友共赏,请关注我们的公众账号 quezhichaorongshuxia 后在 查看历史消息 中查看。

您在-通讯录-添加朋友-查找公众账号-输入 quezhichaorongshuxia 或 雀之巢 榕树下 ,点击 关注 即可经常看见自己和文友的文章,感谢常来雀之巢赐稿。 仁者乐山山如画,智者乐水水无涯,从从容容一杯酒,平平淡淡一杯茶。

回复 楼文友: 08:51:08 呵呵,谢谢 啊,我不会弄啊。

4楼文友: 10:20:22 三姑是个好女子,却也是个苦女子,军嫂,意味着奉献更意味着牺牲,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伟大之处,但我更想知道的是,作为军人的妻子,她的幸福自豪和快乐在哪里?我以为,这应当是我们八一征文的主旨所在。当然,作者的文笔是无可挑剔的,饱满细腻,美丽如花,爱不释卷。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回复4楼文友: 10:28:11 姐姐说的极是,三姑的幸福随着姑夫的英年早逝而不在,她的幸福在于精心帮助别人,精心培育两个孩子长大成人,她的幸福快乐在没有三姑夫的忙碌的日子里升华了。

孩子发烧手脚冰凉是什么原因

五个月宝宝感冒咳嗽怎么办

五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拉肚子的饮食注意什么
三岁宝宝脸发黄
心绞痛要注意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