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之王正文第三卷第一百三十六章极心之旅

麒麟之王 正文 第三卷_第一百三十六章 极心之旅(2)

魔蛊虫为何物呢?它是在邪恶、诅咒之源的环境里所产生的一种本身拥有神秘邪恶的力量或者受诅咒虫子,形状、习性、功能等个不相同。

而这邪恶、诅咒之源可能是一个超级魔头的坟墓、受诅咒之物等等,其本身就拥有强大邪恶或者受诅咒的力量,这种力量被这些虫吸收并长成,然后便带着这种力量去潜伏在宿主上,说白了就是寄生虫。

被寄生的宿主,没有特殊的

“免疫力”被魔蛊虫寄生的话,只有死路一条,身上所有用的东西(对魔蛊虫来说)都被吸得一干二净。

在魔界里,能承受魔蛊虫啃噬肯定也不会超过十个,想要找到一个和魔蛊虫共存亡的宿主同样相当稀罕。

能共存的话,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是宿主控制魔蛊虫,魔蛊虫*控宿主,还是旗鼓相当继续斗争。

能够控制魔蛊虫的话,那魔蛊虫所带的神秘力量将会为宿主所用;反之,你则变成了魔蛊虫傀儡;后面一种则是时有时无,时你时他。

3

夜天牙、邪鬼子和归野。

不错的,现在又是聊天的时候了。

“如果我不叫停,那一刀你会砍下去吗?”夜天牙道。

归野冷笑道:“当然,不会,点到即止嘛……我当时只是吓一吓他……”

夜天牙忽然变脸:“来人,把他锁起来,拖到魔牢十六层去!”

守兵便将归野铁链层层锁了起来,这可是最危险的囚犯待遇啊!

归野没有反抗,只是想当不解和愤怒:“为什么要抓我?”

夜天牙道:“因为你有病。”

“你才有病呢!”归野怒道,“难道那个火人是你儿子吗?”

夜天牙抚摸这归野的脑袋道:“病的不轻,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然后便叫人把他押进了魔牢,第十六层啊!在这之前,邪鬼子在翻归野的头发,他是在找头虱吗?

然后夜天牙想要对邪鬼子说点什么,酝酿了许久,脸色有点凝重,然后才道:“你应该看见了,对吗?”

邪鬼子叹了口气道:“应该不会错的,这种罕见而可怕的东西终于又开始出现了——”

夜天牙冷笑道:“我还以为如果你的宠物死掉了,这种东西将要灭绝了呢。”

邪鬼子道:“所有邪恶的或者正义的都不会灭绝的,只会潜伏在某些宿主体内,没有人发现,特别是对于‘魔蛊虫’来说……据我所知,魔界现在仅存十条之内……”

魔蛊虫为何物呢?它是在邪恶、诅咒之源的环境里所产生的一种本身拥有神秘邪恶的力量或者受诅咒虫子,形状、习性、功能等个不相同。而这邪恶、诅咒之源可能是一个超级魔头的坟墓、受诅咒之物等等,其本身就拥有强大邪恶或者受诅咒的力量,这种力量被这些虫吸收并长成,然后便带着这种力量去潜伏在宿主上,说白了就是寄生虫。被寄生的宿主,没有特殊的“免疫力”被魔蛊虫寄生的话,只有死路一条,身上所有用的东西(对魔蛊虫来说)都被吸得一干二净。在魔界里,能承受魔蛊虫啃噬肯定也不会超过十个,想要找到一个和魔蛊虫共存亡的宿主同样相当稀罕。能共存的话,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是宿主控制魔蛊虫,魔蛊虫*控宿主,还是旗鼓相当继续斗争。能够控制魔蛊虫的话,那魔蛊虫所带的神秘力量将会为宿主所用;反之,你则变成了魔蛊虫傀儡;后面一种则是时有时无,时你时他。

魔蛊虫寄生于宿主,有时并不是这么容易看得出来,只在某些时候表现出来,例如做梦、生病、情绪失控等等。如果是宿主控制了魔蛊虫,得到了它的力量的话,那是想什么时候表现出就表现出来,想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用。

魔蛊虫有很多种类,但有多少种类,什么形状、习性、功能基本说了等于没有,因为这种虫原本就很少,见过的人比这种还要少,更不要说什么研究了。

但可以从被魔蛊虫上身的那些还活着的人身上做研究,火星星就是其中一个,虽然很少人知道。火星星很小时候(也就是普通孩子还在长三尺高的时候,现在它依然是这个身高,但他不是侏儒),爬到树上睡觉,被魔蛊虫从口内爬了进去,极其幸运地存活了下来。而当他到达愤怒极点(或者沸点)时候,身上的某种神秘力量就涌动了,这使得他暴长变长了可怕的巨人,比巨人还巨,而且不仅仅是巨人这么简单!

另一个例子,就是地煞派气功传人晃下巴了,他骨头里面的虫子叫“无形噬骨虫”,其实也是魔蛊虫的一种。这种虫子寄生在他身上,没有让他死掉,却长期占据着主导地位,所以他的下巴一直在滴血,直到用龙骨珠治好了(也许只是让这种虫进入了休眠的状态而已,什么时候爆发也不一定)。至于他有没有从这虫身上得到什么力量或者后者从他身上带走了什么,这暂时不得而知了。

现在,摆在夜天牙和邪鬼子面前的例子就是归野,这个他们已经看出来了,主要从他眼里偶尔透出的诡异绿光(特别是杀气超重的时候)看出来了,当然还有其他方面的分析、逻辑、揣测等。至于这是什么魔蛊虫,有什么特性,而是一种什么神秘力量(能抓火、不怕火,这是什么力量呢)就不好说了。

能*控魔蛊虫的不一定是厉害的宿主,也可以是外部的别人,而这种人必须内心具有深不可测的邪恶力量或者和十八层地狱般一样深的诅咒,从而以“更强制更强”,这种人比魔蛊虫还要少得很,大概只有一边手手指这么多吧!而夜天牙和邪鬼子在很久之前就知道魔君刚好有这种能力!但他这种能力不是对什么魔蛊虫都起作用,而是对其驯服的魔蛊虫有驾驭的能力。这就好比驯兽师一样。

夜天牙和邪鬼子知道魔君有这种能力,但却不知道他还驯养了一条魔蛊虫(是不是他什么时候抓到了幼体的魔蛊虫的呢,然后进行驯化呢?这就不得而知了,只能猜测),归野脑中的魔蛊虫一定是魔君放进去的!魔蛊虫给予了归野深不可测的未知而可怕的神秘邪恶力量,而魔君却*控着魔蛊虫,也就说归野已经是魔君的傀儡了!

为什么说归野脑中放入了魔蛊虫呢?如果你从其诡异之眼光、不怕火能抓火之能力等还不足以说明魔蛊虫的存在的话,那么邪鬼子可以给一个刚明确的答案给你:刚才他去翻弄归野的头发,当然不是为了找头虱,而是找洞孔(虽然愈合了,但伤疤还在),魔蛊虫就是从这孔直接进去的!

其实魔君一直在找很多人来做实验,做魔蛊虫的实验,为了寻找一个能活下的宿主,死的人已经上万了,而刚好从天而降一个归野下来!有人会说,他为什么不把魔蛊虫放进自己体内呢,他不是有*控此魔蛊虫的能力吗?魔蛊虫不是能给他更强的神秘力量吗?别傻了,那是因为魔蛊虫不是在他体内,要是再他体内他也没有完全的五分的把握能控制得了它!谁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吧!

魔君寻找这样一个人只为了他的复仇和国家的复兴做基础而已。

现在有些真相已经差不多水落石出了。

第一件事:为什么归野就像变了一个似的,连自小兄弟都如此冷漠了。魔蛊虫进入了他脑袋之后,虽然他也拥有自己的思想(所以他还记得陶小志以及他们以前的事情,所有的回忆还在),但是却渐渐发生了变化,而这种变化却是由魔蛊虫本身的邪恶力量所决定的。例如魔蛊虫的力量是邪恶、冷漠、黑心等等把宿主也向着方面转型。而魔君可*控魔蛊虫的话,也就是魔君想要归野向哪方面发展就往哪方面发展,成不成功是另外一回事。

第二件事:归野的实力提升到了另一种难以捉摸的地步,而且还外加了很多特异能力。当然还有很多未知的变化。

第三件事:魔君为什么这么爽快就答应夜天牙的要求,把归野送到邪魔域。当然,派这样一个实力超然的卧底过来,其好处当然是不言而喻。现在,夜天牙终于把这个问题想通了。但是,夜天牙还没有想到应对的方法,所以只能把归野秘密先关起来,还不要让魔君知道——最好让其觉得自己计划成功了更好。

邪鬼子道:“那我们现在那归野怎么办?”

夜天牙道:“你是军师,寡人想听听你的意见。”

邪鬼子道:“最好把他杀了,以绝后患!”

魔蛊虫不能取出来,取出来人死虫亡,当两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是合为一体了,而且是必不可分的!

夜天牙道:“此法当然是好,但是杀了归野这样的天造之才实在可惜,而且也会引起魔君的相当不满,如果列魔国这条路断了,如何攻打圣灵源地呢……”

当然,那时还可以攻打列魔国,但是会消耗不少力量和时间,耽误攻打生源地的最佳时机……所以现在不能和列魔国的关系搞僵了。

邪鬼子露出难色,但很快露出的半边死灰色的眼神有了光彩:“我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夜天牙面露喜色道:“什么法子,快说!”

邪鬼子道:“我有一条魔蛊虫,陛下知道的,我可以把它放进归野的脑袋里,让这两条虫子相互斗争,从而扰乱魔君对归野的*控……”

夜天牙咬牙道:“但是,会不会把归野置之死地呢……”

邪鬼子道:“只要冒险赔掉一个人和一条虫的风险了……”

夜天牙道:“如果你的虫子赢了,你可以*控它么?”

邪鬼子道:“略懂一点,但可以一试。”

夜天牙拍案叫道:“好,就按你的计划行事!”

其实,夜天牙一直在装傻,就是为了等邪鬼子这个“计划”!他当然知道邪鬼子有一条魔蛊虫,而且知道邪鬼子惜其如命——这么稀罕而神奇的虫子世间能有多少!另一方面,邪鬼子当然也知道夜天牙在*他交出魔蛊虫来,只可惜做魔帝的不是他而已。

然后,夜天牙再道:“那你什么时候撬开他的脑袋,把虫放进去呢?”

邪鬼子道:“得挑一个他脑袋的魔蛊虫相对虚弱的时候——”

手脚出汗
先声药业研发
健脾胃小孩吃什么健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