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一生陪你一起走秘密征文小说

(一)

苏向阳放下手里拎着的马桶,蹲在大门外的角落,一阵猛烈的咳嗽,让他快喘不过来气,喉咙里一股腥腥的东西直往上窜,吐出来一大口带血丝的浓痰,在刚下过雪的地面显得很耀眼。刺骨的北风吹了过来,他裹裹身上那件已经破旧的军大衣,艰难地站了起来,张大嘴巴大口的喘气。

江落雪刚好走到门口看到这一幕,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轻轻地地走过去,在他的背上帮他敲打。苏向阳背对着她,没看到她的到来,突然感到背后的动静,不用回头,他知道是谁来了。“落雪,这么冷的天,不在家里呆着,你还来干啥?”他缓缓地转过身,面带歉意的看着江落雪。

“向阳,毓秀今天怎么样?精神好些了吗?能吃下去多少饭了?”江落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起了李毓秀的情况。

“唉,我估计快不行了,昨天就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现在连水也喂不下去了。”苏向阳把眼睛望向了院内,无奈的用手捋捋花白的头发,捡起地上的马桶对她说:“外面冷,进屋去吧。”

“爸,爸,快点回来,我妈在找您。”苏乐珊边叫边急匆匆地冲出大门,猛地看到了苏向阳旁边的江落雪,她冲了过去,一把抓去她的手说:“江姨,正想去找您呢,我妈要见您,我们快点回屋吧。”

屋内很暗,一盏白炽灯无力的燃烧着余光,李毓秀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望着床边的江落雪和苏向阳,无神的眼光突然变得有了光芒,她艰难地摆摆头,声音微小得如蚊子:“向阳,扶我起来,我有话对落雪说。”苏向阳俯身抱起她的上身,江落雪赶紧把另一个折叠好的被子抱起来放在她的背后,让她斜斜地靠在上面。

这会的李毓秀看起来有了点精神,她吃力的眨眨眼,努努嘴,意示落雪靠近点。江落雪挪动身子,坐到了她的面前,拉着她的手说:“毓秀,别急,有什么事慢慢说,我听。“李毓秀转动眼珠,看看苏向阳,再看看江落雪,眼眶里噙满泪水,哀哀的叹了口气说:“落雪,我快不行了,有一件事我求你,你一定要答应我。”

“什么事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你。”

“这事压我心里很多年了,我恨了你半辈子,也对你内疚了半辈子,你先答应了我再说吧。”李毓秀眼睛直直的看着江落雪,等待她的回答。江落雪侧身看看苏向阳,只见他点点头,她有些疑惑,但看到李毓秀充满期待的眼神,她点点头说:“好,不管什么事,我答应你,一定做到。”李毓秀听到落雪的回答,眼泪终于顺着脸颊流下来,她闭上眼,任眼泪流淌。落雪看到她的样子,难过地用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有些哽咽地说:“毓秀,你的脾气我知道,不是大事你从来不求人,说吧,只要我这条命在,我一定帮你完成心愿。”

李毓秀听到江落雪的承诺,睁开眼,再一次看看站在一边的苏向阳,然后用微弱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对江落雪说:“我问你,在你的心里,还爱向阳吗?”江落雪一愣,回头看看苏向阳,在看看李毓秀,迟疑着说:“毓秀啊,你这话啥意思?”

李毓秀说:“如果你还爱他,等我死后,我要你嫁给向阳,这也是我这一生唯一的也是最后一次求你,当初,是我拆散了你们,也恨了你半辈子,现在,我要死了,也想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向阳的心里一直装着的只有你,是时候了,我把他还给你,剩下的日子里,你们好好过,我祝福你们比我幸福。”

(二)

“你胡说什么呢?我们都生活了三十几年了,你瘫痪在床上这么些年,我对你还不够好?落雪三天两头的来照顾你,忍受你的谩骂,对你还不够容忍?到了现在,你还不肯放过她?”苏向阳听完李毓秀的话,脸变得铁青,忍不住冲她吼道。

“爸,妈都这样子了,您对她说话声音小点好不?”苏乐珊拉拉苏向阳的胳膊,提醒说。

李毓秀并没有在乎苏向阳的话,她望着落雪说:“现在,我说什么向阳都不相信我了,我不在乎。落雪,我只要你别忘记了刚才对我的承诺,不然,我死不瞑目啊。还有一件事,可能你们还不知道,珊珊在和你们家的韩宇宸谈恋爱,我希望你们不要反对他们,上一辈的恩怨就在我死后就了结了吧,珊儿就交给你照顾了,以后,你就是她的亲妈。”听到苏乐珊在和儿子韩宇宸谈恋爱,江落雪着实吃了一惊,她有点不相信的看着苏乐珊,苏乐珊冲她点点头,表示这事是真的。

她一激动,猛地站了起来,对李毓秀和苏向阳说:“其他什么事我都可以答应,就是珊珊和宇宸谈恋爱的事,我坚决反对,他们不能在一起,别问我什么原因,我只能告诉你们,他俩不适合,珊珊,赶紧和宇宸散了吧。”

“江姨,我和宇宸是真心相爱的,为什么你非得要我们分手?你和我爸已经错过了一次,难道要让你们的悲剧继续在我们身上延续下去?我是不会和宇宸分手的,不管你们怎么反对,今生我都要和他在一起。”苏乐珊听到江落雪坚决反对的话,忘记了躺在病床上的妈妈,激动的表明自己决心。

看到苏乐珊的激动,李毓秀的淡定,苏向阳的疑惑,江落雪无奈地跺跺脚,对苏乐珊说:“不是江姨狠心非得拆散你们,也不是江姨要你们走当年我们的路,实在是,实在是……这事叫我怎么说呢?珊珊,当年很多事你不明白的,你答应我,先和宇宸分手,以后江姨会让你知道原因的,好不好?”

“不,坚决不。”苏乐珊斩钉切铁地说。

“别为难孩子了,落雪,你放心,他们可以在一起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有些事是时候告诉你们了,乐珊是我生的,但她不是向阳的亲生女儿,她和韩宇宸没有一丁点血缘关系,他们可以在一起的。”李毓秀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顿时让激动的两人都停下未说完的话,惊讶地看向她。

“你说什么?珊珊不是我的亲生女儿?韩宇宸和我又有什么关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你们谁来告诉我真相?”苏向阳被李毓秀和江落雪的话彻底给惊呆了。

李毓秀凄凄然的哭着对苏向阳说:“这是我的报应啊。当年,我利用韩磊这个混蛋,拆散了你和江落雪,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最后被他给糟蹋和要挟了。韩宇宸是你和江落雪的亲生儿子,韩磊知道了这事,找到我报复,用酒把我灌醉后强奸了我,后来我就怀了乐珊,这事压我心里好多年了,我不敢说,也不知道怎么说,对不起,苏向阳,这都是我造的孽,所以,老天长了眼睛,报应到了我身上,让我生不如死的活了这么些年,但珊珊是无辜的,你们一定要好好对她,行吗?”

“毓秀,一切都过去了,往事不堪回首,别提了吧。”江落雪再一次坐到李毓秀的身边,替她擦去眼泪。

“不,为了珊珊将来的幸福,你们让我把话说完,不然来不及说了。”李毓秀重重地喘了口气,随着她的话,三人的思绪各自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三)

高中时,李毓秀认识了苏向阳和江落雪这两个来自乡下的同学,对于情窦初开的年龄,十五六岁的她,苏向阳的帅气和沉稳引起她的注意,而江落雪的美貌和身上那种特有的气质让她羡慕,于是,她找机会和他们接近,做了好朋友。从交往中得知,苏向阳和江落雪是同村,从小一起长大,但由于两家几代人之间有恩怨,两人一直都不敢说话,也不敢来往。李毓秀是城里娃,父亲是县级干部,从小就养尊处优,大 架子十足,每当面对苏向阳的时候,她却展现出一个知书达礼善解人意的窕窕淑女形象,在江落雪的面前,是一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知己,很快,就成了他们的好朋友。在李毓秀的感染下,江落雪和苏向阳开始背着大人们用眼神和动作交往。

高中毕业后,苏向阳和李毓秀双双考上大学,江落雪却落选了。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三天不出门,李毓秀来到乡下找苏向阳玩时,来到她家,硬拉她出去玩。夏日的河边,杨柳妖娆随风起舞,李毓秀高兴地又唱又跳,苏向阳和江落雪一前一后地跟在她后面,默默无言。偶尔的对视,两人的眼光都在彼此躲闪,落雪没考上大学本来就心里难受,看到此情此景,更加的失落,借故身体不舒服要先回家。

江落雪向李毓秀告别,转身走向回去的路,苏向阳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看着她匆匆离去。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心里始终有一种放不下的感觉,不停地回头张望,不小心踢到前面的一个石头,一个前扑下去扭伤了脚,“哎哟”的一声叫喊,让不远处的苏向阳第一个就冲到她的面前,用关切的眼神看向她,然后抓住她的脚一阵搓揉。她没有反抗,忍住疼痛任由他的按摩。李毓秀看出了苏向阳对江落雪的关心,心里开始有点酸酸的妒忌滋生。

苏向阳背着江落雪到她家门口时才放下她,悄悄捏捏她的手,塞了一个小纸条,对她点点头,然后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了。李毓秀赶紧上前和她说了几句关心的话后,追随苏向阳的脚步离开了。江落雪想起刚才苏向阳看她的眼神,那种着急关心的神态,悄悄地打开手心里的纸条,上面就只写了五个字“喜欢你,等我”,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突然心里有点小小的幸福溢出,她忘了疼,痴痴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发呆,而这一切正好被回家来的落雪妈看到了。

晚上,三口之家的江家召开家庭会议,会议的内容就是今天下午落雪妈看到江落雪和苏家那小子在一起的事情。在落雪爸严肃的审问下,江落雪说了下午发生的事,并申明和苏向阳并没有什么关系。落雪妈对女儿说:“其实呢,苏向阳是一个好小伙,但他再好,你都不能跟他有什么关系,别忘记了,苏江两家有恩怨,你呀,最好躲他远点,别让人指指点点说闲话。你也十八九岁了,不小了,没考上大学也好,过段时间让你姨妈给你物色一个好的人家就嫁了吧。”

在乡下,十八九的女孩正是相亲的大好时光,江落雪知道,自己也逃不脱这样的命运。但是,苏向阳的那五个字似乎已经进驻在她的心里,她不想这么早就把自己嫁了,希望有一天苏江两家能化解冤仇。她试探地问道:“爸,我们和苏家到底有什么化不了的仇?从小只听您们说,不让和他们家的人说话,不允许来往,现在我长大了,也该让我知道原因了吧?”

落雪爸深吸了一口烟,透过面前盘绕的烟雾,像在思索什么。半响才徐徐说:“具体为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当初只是听你爷爷含糊说过,好像是在民国初期,曾祖和苏家的一个遗孀偷偷好上了,那女人是立过贞节牌坊的,可后来怀孕了,被族人知晓她败坏了门风,给浸猪笼沉河了。曾祖是真心喜欢那个女人的,后来就在苏氏遗孀的坟头自杀身亡。两家人被他们的深厚感情感动,悄悄地把他们合葬一起。土地到户时,两家人就因为争这个祖坟闹翻了,从此不再往来。”

“那后来呢,这个祖坟究竟归谁家了?”江落雪好奇地问。

“谁也没归,被国家征收了,建成了现在的粮站。”江爸敲敲烟斗继续说:“但两家的恩怨就从那时侯起,就没有化解。所以啊,苏家小子再好,跟你无缘,你就别想着了哈。”

“争名夺利,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我真佩服您们了,就这点恩怨,已经过去了,还一代代的打算传下去了吗?”听完父亲的话,江落雪觉得有点啼笑皆非。

(四)

李毓秀整整一个暑假,三天两头的来找苏向阳玩,苏家人看出了她的心思,想到她的家庭背景,对她热情有加。江落雪出门要是遇到苏向阳,就只是对他点点头,笑笑地擦肩而过。苏向阳对江落雪也是一样不说话,但两人却觉得,似乎都知道对方心里想说的话,彼此心照不宣而已。

开学时间很快就到了,苏家穷,东家凑西家借,也没有凑够学费,苏向阳只能放弃了继续读书的机会,李毓秀在失望之余,承诺帮忙给苏向阳找工作,让他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生活。而后,她在父亲面前使尽各种办法,才让父亲利用关系,给苏向阳安排了一个农转非的工作,在粮站里开票,然后她才放心的去学校报到了。

苏向阳去了镇上粮站上班,江落雪在家里跟妈妈学针线女红帮忙料理家务。每天下班回家的时候,苏向阳都会路过江落雪家门口,然后停顿一下后再离去。江落雪也会找机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在自己家大门口,对他点点头,笑着看他离去后才回屋。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两年,苏家父母自作主张,答应了等李毓秀毕业了就和苏向阳结婚。江落雪在踏破门栏的媒婆介绍下,一次次的相亲,一次次的退婚。不是她眼光高,而是心中有一个苏向阳,再好的小伙也入不了她的眼。

春暖花开时,地里的油菜花开了。苏向阳生病了,请假在家休息。一个人在家闷得慌,中午没事就出门走走。路过江家门口,看到江落雪端了一大盆衣服去了河边,他悄悄地跟随在后面,一起来到河边。江落雪并没有发现苏向阳跟在身后,蹲在河边的小石头上,哼着歌搓洗衣服。苏向阳很早就想跟江落雪单独说说话,但每次都苦于没有机会,这下机会终于来了,他在她身后轻轻地叫了一声:“落雪,我们说说话好吗?”

江落雪正专心地洗衣服,突然听到背后苏向阳的声音,吃了一惊,她猛地站了起来,却没料想脚下一滑,还没来得及回头就一下子掉进水里。不会游泳的她,刚张嘴叫了一声“救命”,就几大口河水呛进嘴里。苏向阳一看江落雪掉河里了,心里一急,顾不得脱下衣服就跳下去救人。眼看着江落雪就要沉下去了,突然感到有只手抓住了她,她顾不得想,紧紧地拽住苏向阳的胳膊,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共 858 字 8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人说,爱情是自私的,仿佛无自私不爱情;也有人说,爱情是感性的,似乎若太过理性也不是爱情。于是,世间无数自私的男女,打着“爱情”的幌子为所欲为,演绎出林林总总的爱恨情仇。《一生陪你一起走》中的毓秀,便是这样一个典型人物。这是四个男女的爱情纠葛故事,因为毓秀的介入与作梗,原本情投意合的苏向阳和江落雪这一对恋人不得不化作劳燕分飞——毓秀嫁给了苏向阳,落雪嫁给了毓秀青梅竹马的伙伴韩磊。毓秀若只是棒打鸳鸯也便罢了,可悲的是她拆散的一对已珠胎暗结,更可悲的是落雪的丈夫韩磊后来发现了他所养育的儿子不是自己的,是苏向阳的,这让韩磊震怒,并迁怒于毓秀,毓秀因此而受尽屈辱,并生下了韩磊的女儿,而她的丈夫苏向阳却并不知晓。毓秀为了保住自己的家庭,保住自己的名声,保住自己的幸福,杀死了韩磊,把所有的秘密都埋在心里,却因为自己的女儿和落雪的儿子恋爱,因为感激落雪一直以来对病中的自己的照顾而选择吐露这个秘密。小说充满了悲剧色彩,但把所有的悲剧推手都算在毓秀的头上是不公平的,至少,苏向阳和落雪的不够勇敢和不够理性也是造成这悲剧的很重要的原因。小说人物形象鲜明:毓秀的自私、执著与狡黠,落雪的善良、温婉与隐忍,苏向阳的优柔寡断与软弱,韩磊的玩世奔放与残酷,都让人印象深刻。一篇佳作,力荐共赏!【:石语】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0:15: 0 这个悲剧故事,读得我心情及为沉重。感佩作者驾驭文字的能力、驾驭情感的能力以及对故事走向、故事架构的掌控能力,欣赏并学习,祝创作愉快!

回复1楼文友: 21:5 :59 谢谢石语,欣赏你认真阅读,用心点评的态度,辛苦你了

2楼文友: 21:18:00 赞\(≧▽≦)/支持梦!!!

回复2楼文友: 21:54: 5 谢谢泉姐来看我

楼文友: 08:42: 0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4楼文友: 17:16:46 如此迂回曲折的故事,让人看得不忍释手。佩服作者架构情节的能力。 流云本是天上雪

回复4楼文友: 19:18:49 谢谢朋友

5楼文友: 11:45: 9 原来是这篇啊,不过还是又看了一遍,有些悲情的感觉,喜欢,大力支持!

婴儿咳嗽怎么办

婴儿感冒咳嗽

三个月婴儿咳嗽怎么办

云南道地药材 灯盏花怎么样
孕期睡觉腰酸背痛
母乳性黄疸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