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公共艺术绽放城市的表情

公共艺术绽放城市的表情

城市公共空间艺术品的简单建设,最终的目的也并不是那些物质形态,而是要对城市文化风格,城市活力以及城市人文精神带来富有创新价值的积累,成为艺术与城市、艺术与大众、艺术与社会关系的一种新取向。 北京是一座有着独特魅力的历史文化名城,无论是皇家庙堂,还是市井胡同,都散发着别具一格的北京味道。这样一座城市的文化表情绝非几个标签式的京剧脸谱符号,被立交桥遮掩的孤独城楼,或者涂了灰色涂料 抚平 了沧桑的胡同景观所能粉饰出来。一个城市的文化应该渗透到人们日常生活的路径与场景,通过物化的精神场和动态的精神意象引导人们怎么看待自己的城市和生活。 当地铁出行成为市民生活中最日常的行为,与地铁伴生的公共艺术就成为城市魅力不可或缺的重要载体。从简单的数字就足见其影响力,北京地铁的日客流量峰值超过1000万人次,这意味着每天与公共艺术面对面的人数不少于500万,这个数字是美术馆、博物馆日参观人次的数百倍,如此庞大的社会关注度和影响力,使地铁公共艺术不可避免地成为新的城市文化资源,成为城市文化最直观、最显现的载体。 如何让人们在出行之余近距离接触公共艺术,让艺术走进生活,让城市更具人文魅力成为地铁这个公共艺术平台需要思考的问题。 公共艺术追求的目标远不只是艺术和美,它在营造公共空间与环境景观的同时,也在用多重手段创造着城市的新文化,成为文化生长的孵化器。2012年,我带领的中央美术学院团队接受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和北京市轨道交通建设管理有限公而各地“微刺激”油门也在加大司的委托,在北京地铁6、8、9、10号线二期的艺术统筹和8、9、10号线的公共艺术创作中实践,艺术家创意的切入点是想象乘客游走在各条地铁线,感受现实与历史的交辉,充分领会北京这座文化古城的前世今生。她是一种态度、一种眼光、一种体验,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 北京地铁南锣鼓巷站《北京 记忆》就是此次公共艺术创作实践中的典型案例,案例的意义并不在于项目本身,而在于 艺术激活空间 主张的落地实践。事实证明,落成后的艺术作品得到了民众的广泛认可,并通过民众促进了该区域的文化生长。 《北京 记忆》位于北京地铁8号线南段的南锣鼓巷站站厅层,其整体艺术形象由4000余个琉璃铸造单元立方体以拼贴的方式呈现出来,用剪影的形式表现了老北京特色的人物和场景,如街头表演、遛鸟、拉洋车等。有趣的是每个琉璃块中都珍藏着由生活在北京的人提供的一个老物件:一个纪念徽章,一张粮票,一个顶针,一个珠串,一张黑白老照片 一个个时代的缩影在不经意间勾起了对北京的温暖记忆。作品的创新在于每个琉璃单元体中都封存这些承载鲜活故事的物件并在临近的琉璃块中加入可供扫描的二维码,市民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阅读关于该物件的介绍及其背后的故事,观看提供人的访问视频或文字记录,并与友通过留言进行互动。通过这些延展活动,也借助地铁庞大的人流形成的影响力,将 北京记忆的种子 植入人们心中。众多的个体记忆被集合、放大、发酵,最终升华成为城市的集体记忆,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本质上零散的 集体记忆 转化成为 被收集的回忆 和 传递性回忆 。城市的历史文化从鲜活的日常生活中彰显出来,以物质的形式保存下来,流传开去,并与当下生活发生关联,唤起人们对生活、对城市的情感、回忆和喜爱,使每个市民都成为了艺术的参与者。 其实,北京地铁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艺术化尝试。1983年、1984年,地铁二号线的建国门站、东四十条站、西直门站分别请袁运甫、张仃等艺术大师创作了《天文纵横》、《华夏雄风》、《燕京八景》、《走向世界》等艺术作品。东四十条站入选上世纪80年代的十大建筑之一,壁画作品功不可没。这是地铁引入公共艺术的第一阶段,艺术更多地依附在墙面,其特征呈现为 艺术装点空间 。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公共艺术开始成规模地进入地铁公共环境,比如在奥运支线公共艺术的创作设计,把整体的空间用整体艺术语言加以放大,将柱子、吊顶、座椅、地砖、屏蔽门等空间元素进行了一体化的艺术设计,艺术不再只是依附于墙面的装饰,而是将空间元素进行深入地艺术营造,形成了一个整体的艺术空间,这是在用 艺术营造空间 。 在现阶段,地铁公共艺术进入 艺术激活空间85后青年收到7张国庆婚宴请柬 送出1个月工资 的发展中,艺术作品特别强调地域的识别性和互动的参与性。公共艺术之所以是 公共 的,绝不仅仅因为它的设置地点在公共场所,而是因为它把 公共 的概念作为一种对象,针对 公共 提出或回答问题。因此,公共艺术就不仅是城市雕塑、壁画和城市空间中的物化的构筑体,它还是事件、展演、计划、节日、偶发或派生城市故事的城市文化精神的催生剂。 北京地铁公共艺术建设的主张是在营造新的城市艺术环境的同时,让公共艺术从一个单纯艺术领域中飞越出来,成为植入城市公共生活肥沃土壤中的 种子 ,诱发文化的 生长 ,使艺术之花盛开,延伸喜悦、激发创意。 城市公共空间艺术品的简单建设,最终的目的也并不是那些物质形态,而是要对城市文化风格,城市活力以及城市人文精神带来富有创新价值的积累,成为艺术与城市、艺术与大众、艺术与社会关系的一种新取向。 (作者系中央美院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地铁公共艺术创作团队负责人)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薏芽健脾凝胶疗程
湛江较好的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