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地封神第二百九十九章凌天塔上气天凌二十

立地封神 第二百九十九章:凌天塔上气天凌(二十三)

“如果易地而处,你会如何选择。”

玄道禅师的话平和地传来,萧御目光之中依旧有着掩藏不住的凝重。

“人世纷纭,总有许多事是以一己之力无法左右的,如果换做是你,会选择同样的做法吗。”

萧御皱眉,这个问题他根本无法回答,如果单凭绝天所为,那么无疑是错误的,但问题的根本不在于判断此事的对与错,而在于如果他自己置身于这样的境况中,会选择如何去做。

萧御默然良久,终于摇首说道,“禀大师,如果易地而处,我不知道我究竟会怎么做。”

当萧御说出这句话时,甚至连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刚才这句话是完全遵照内心所想而发,正是因为如此,萧御才觉得可怖。

肆意伤及他人,绝天所为当然完全错误,萧御在禅林巨擘面前却说出模棱两可的话,顿时有些羞惭。

”晚辈出言无状,还望大师见谅!“

“阿弥陀佛——”玄道禅师微微颔首,“你所言并无差错,其实芸芸众生能看到表象者多,能窥测真理者少,能堂皇论述他人者多,能易地反省自我者少。一个人只有在生命最重要的时刻,才能显露出本性,世间万事万物有表象,人之处世亦有表象,这一切原本无可厚非,但却需要同样能够正确认知自我,找准万物和自我的本质。”

萧御凛然,“多谢大师教诲。”

玄道禅师右手微微一扬,“且慢,我们继续看下去——”

萧御眼前华光再度闪烁,清晰的画面呈现出来。

“轰!”

“第九个了!你难道还不出来吗!”

绝天竭嘶底里地吼叫着,漫漫的恐惧飞数蔓延,在心中化为凝如实质的黑暗,绝天双目赤红,长发披散,犹如从远古洪荒而来。

“哈哈哈——”

绝天的笑声带着无尽的绝望,“我真是该死,竟然会相信你的存在,相信你的慈悲,相信你普度众生的宏愿,你也不过就是个欺世盗名之辈罢了。”

“今天既然你不出现,来日我一定会再回神山,将这凌天石化为虚无,将你炼化成万世傀儡,生生世世悬于梁柱之上。”

说完这句话,绝天终于背着叶灵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凌天石外冷风寂寂,光阴飞速流转,那些倒在地上的尸骸尽数化为枯骨,在凌天石前排成一列,让所有前来凌天石的人望而却步。

原本的神山就在那一刻开始变得荒凉,关于神山尊者的传说越来越多,甚至很多人都说是神山尊者出手伤了那九个人,甚至以前进入凌天塔的人也有很多都消失不见。

终于,被万人景仰的神山成为了死亡禁地,每个人都说在上面笼罩着来自地狱的诅咒,凡是靠近周围三百里者都会遭受无妄之灾。

很多年之后,神山已经彻底被世人抛弃,甚至原本关于神山尊者的传说也都断了流传,周围的人只知道祖上传下来那里是个禁地,但也仅此而已。

又过了很多年,原本被废弃的神山忽然又重新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这些人大多不是本地人,而是远道而来,他们曾说过一些关于神山的传闻,所以特意过来一看。

这些人,叫做修武者。

修武者之所以来到被称为禁地的神山,是因为他们根据零星的传说判断出神山之中有无价之宝,虽然有些危险,但如果真的能够得到,这个险自然值得去冒。

一共四批将近三百人,他们很快就闯到了神山腹地,凌天石之前。

这比他们原本料想的要顺利的多,但是众人反而越发不敢掉以轻心,当他们看到凌天石前一字排列的九具骸骨时,彼此眼中都露出了然的神。

这当然是一个阵法,而且说不定是远古大能布下的阵法,其中的威力恐怕要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如果冒然靠近,极有可能会触动阵法,然后遭受灭顶之灾。

原本十分积极的修武者们,这个时候却都各自谦让起来,甚至怂恿那些赤胆的、忠诚的、耿直的,甚至愚笨的人先上去。

但是那些人虽然赤胆、忠诚、耿直,甚至愚笨,却一样深深明白其中的危险,所以依然没有人敢上前。

众人商议许久依然没有结果,于是这些修武者开始原地扎营,一面安顿休息,一面从长计议。

接下来的岁月里,有很多次都有人按捺不住想要冲上去,却最终都被妖异的骸骨给吓退,凌天石下那个不知道底细的洞穴,更是散发着森森寒意。

终于,有人试图冒死一试,但是当走到离骸骨三十步的距离时,突然吹过来一阵冰寒刺骨的幽风,将那几个人生生惊退。

后来那几个人一连大病了数月,身体每天都冰寒彻骨,即使烈阳当空也依旧全身发颤。

那些人庆幸地说,幸好没有继续上前,还没有靠近洞门就差点身死命陨,如果真的以身试阵,恐怕现在早已丢了性命。

修武者们纷纷颔首,既有同情,也有遗憾,更有快意,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地盘,继续看着日升日落。

岁月流转,很多修武者忍受不了最终选择撤退,十亭里面走了六亭,还有一停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死于神山,最终留下来的,不过只有三亭。

这三亭修武者渐渐发现神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似乎有了颇为浓郁的源气,于是彻底在此地扎根,甚至有人开设宗派,吸收远近而来的修武者,势力渐渐越来越壮大。

有一天,神山外来了一个年轻人,看起来不过才二十多岁的模样,但是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唯有眉宇之间似乎蕴藏着浓郁的深沉。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最终能够傲立于神山的只剩下两个宗门,所以当年轻人站在神源宗大门前面时,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想投拜到神源宗门下。

神源宗宗主座下晨峦尊师冷艳看到年轻人,十分欣赏他,所以有心想要将他纳入自己门下,吩咐座下弟子上前接引。

张掖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漳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漳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