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演教图质疑

《维摩演教图》质疑

天涯的两端,北京故宫博物院和美国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各保存了一卷描绘维摩的图卷......,精工细致的二者巨大的相似度留给后人太多的疑问和悬念。关于这两卷维摩图的作者和来历,也是众说纷纭。原故宫研究院的研究院许忠陵先生在依据钤印、内府着录以及典籍考证等方面对此二幅维摩演教图均提出了质疑。宋李公麟(传)维摩演教图纸本墨笔纵34.6厘米横207.5厘米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元王振朋维摩不二图绢本水墨,纵39.5厘米,横217.7厘米The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故宫所藏传为宋代李公麟的《维摩演教图》一卷,在没有作者署名,没有宋元两代内府着录的情况下,依然被明代王世贞、沈度、董其昌、王穉登等几个顶尖文豪兼收藏大咖言之凿凿、异口同声地定为真迹,难道他们真的不清楚甄别画作真伪的规则吗?还是他们吴门派和华亭派想借助这张画宣扬标榜文人绘画和书法?有没有可能就是他们有意仿制的?这里面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呢?不论数量和质量,维摩图皆可称古画之最。真真假假间,究竟有多少版本,多少人临摹过,辗转过多少人之手实在是难以计算,在反复研究比这一幅和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那一幅《维摩不二图》后,一个个相关的人物和事件鲜活涌现了出来,古人在文化传承与交流上的良苦心思也随之愈发明朗 故宫版维摩图之文殊菩萨大都会版维摩图之文殊菩萨 维摩图与文人 与两卷维摩图都有着千丝万缕渊源的一个重要人物便是乔篑成(约年),字仲山,燕山人,斋号曰 澹轩 。对于今人来说这个名字有点陌生,但在许多元代文人的文集中却不乏有关于他的记述,可知他与赵孟頫、鲜于枢、周密等皆有过从。北京故宫藏的这一卷《维摩演教图》中,便有 乔氏篑成 的钤印,如果是真的,便说明他很有可能收藏至少是赏鉴过,即便是假的,也说明仿制者了解乔篑成精于品鉴古画的事实。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的《临马云卿维摩不二图》后,王振鹏的题跋虽然没直接提到乔篑成的名字,但是其所提到的进献该画的张子有在大德二年至大德六年任中书平章政事,彼时的乔篑成,也在任掌管经籍图书、收藏法书名秘书监秘书郎一职。此二者皆是蒙古朝廷中为数不多的汉人官员,又均擅长收藏赏鉴,且有共同的书画交游圈,对于如此珍贵的画作应该是分享过的。有意思的是,在有关乔篑成 澹轩 的收藏记录中并没有上述任一卷维摩图,而另外两幅王维所画维摩图却位列其中。其实,除了存世的这两卷,清内府佛道绘画专门着录《秘殿珠林初编》还记载了一幅李公麟的维摩图,从其记录提拔中我们可知,商挺的一生中,相隔五十六年,两度见过该画,而且这第二次,恰恰是这个乔篑成从张子有家拿给商挺观赏的。至明朝的王世贞,也是维摩图疑云的一个关键人物,他在《弇州续稿》不仅记录了乔篑成,实际上他自己的一部分重要收藏也来自于乔簣成,故宫版维摩图又兼有二人钤印,而且画上钤王世贞印不止一方,但王氏《尔雅楼所藏名画》内却未记载此画。 关于这几个版本的维摩图的钤印和轶事还牵扯到马云卿和他的父亲了了居士;我们熟知善画竹子的柯久思;赵孟頫的从孙赵肃;甚至是近人徐邦达等等,这一定不只是简单地好古猎奇、私藏之欲,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个真真假假的维摩图牵扯出的诸多文人、收藏和鉴赏大家的历史碎片,恰恰向我们展示了一代代的汉文人对维摩演教这一艺术主题的特别珍视,很可能会从另一个层面帮助我们窥探历史的真实样貌。

怎样治疗小儿脾胃虚弱
吉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湖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