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术医患双方都不是反派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医生和患者不是对立的两大阵营,他们都是平头百姓。”因为《双面胶》、《蜗居》被冠以“尖锐”、“写实”的编剧六六,日前首次携5月 日将在东方卫视开播的电视剧新作《心术》面对媒体。尽管剧中涉及收红包、医疗事故、医生成被告等医患关系中的“敏感”话题,但六六坦言:《心术》并不是一部处处针锋相对的“话题剧”——剧中没有道德败坏的医生,也没有惨不忍睹的患者,有的是患者和医生必须共同面对的无奈。“我想告诉观众的是,缓解阵痛的唯一方法,不是怀疑猜忌把对方想象成敌人,只能是沟通理解。”

不人为制造戏剧冲突

和六六以往剧中总有几个负面角色不同,《心术》中的医患双方,谁都不是“反派”。吴秀波扮演的霍思邈医生,是幽默的“白马王子”,在医术上追求完美;张嘉译扮演的刘晨曦医生,则是形象几乎完美的“儿科圣手”;海清扮演的护士,既活泼又敬业。“剧中的医患关系有残酷的一面,我并没有回避,但是我也没有把故事写成极端。”六六说,《心术》既不像《豪斯医生》那样把医学难题当做制造紧张刺激的悬疑因素,更不会为强化医患矛盾而人为制造戏剧冲突。

“吴秀波所扮演角色的原型,曾嘲笑我说我分不清氯化钠和氯化钾。纯外行怎么能写医疗剧。”六六告诉,动笔写《心术》,并不是想赶“职业剧”的潮流,而是在母亲住院期间,她对医生态度的改变。六六坦言一开始对医生也不理解,总觉得他们不够贴心。和医生处久了,渐渐意识到医生因为治病救人,必须相信自己的判断、必须承担生死的选择,所以“必须孤傲”。她说:“对医生和医院的误解,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医生的‘孤傲’,和病人着急发生冲突,于是大家总觉得医生态度不好脸难看,医生总认为病人说不清听不懂。”

不站在任何一方说话

六六始终认为,不能只看到白大褂代表的职业,而忽视医生是和患者一样的普通人。医生也有苦恼,是生活中的一员。剧中张嘉译扮演的儿科“老大哥”,自己也是患者家属。他的女儿需要肾源,却因为自己为别的孩子做手术而无法脱身,不能和肾源孩子的父母去沟通。即便能和对方沟通,他也几乎无法开口,因为作为患者的父亲,他知道刚刚得知孩子死讯,又要面临捐献器官的决定,这一定让常人无法接受。

从房子、夫妻说到生死,六六笔下的剧情焦点越来越“重”,但她却希望观众看过《心术》之后,能够变得“轻松”。她说自己并没有选择站在医患任何一方的立场上替任何人说话,只是希望透过医生和患者的“对立”,看到不同人的生活态度,让观众在取舍中感受“两难”。而这种“两难”的体验,很有可能撬动双方的固有立场,为化解现实中医患矛盾的坚冰提供一点温暖。

夜尿增多的护理

尿不尽解决方法

夜尿增多的危害

通心络胶囊效果
微信商城制作
一周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